• 3376閱讀
  • 49回復

[轉貼]我只是想娶老婆 I only want to get married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在線MatthewB
 
發帖
18687
好友元
2023
閱讀權限
18887
貢獻值
3
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樓主   發表于: 2013-05-14
— 本帖被 迪神 設置為精華(2013-06-14) —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



寫在故事之前



自從1989年在北京發生了那件大事之後,往後果幾年,香港既中產雞飛狗走。可以移民既都去移民,有能力送子女出國讀書的,都會送。當年的我,係其中一個。

發生大事那一年,我還是個剛升上中學既傻仔。響電視上睇完新聞後不久,老豆就同我講:「仔,過幾年送你過外國讀書啦。過咗去唔好再返嚟。過多十幾年之後,呢道可能唔係人住。」

當時年紀還小既我,其實並唔明白箇中原因。離開香港既時候,我甚至有點怨老豆老母點解一定要我出國。我跟佢地講:「我其實係好鍾意香港的。」

「米梓橋,你同我聽住!」送我到機場既老豆一臉認真地說:「你老豆我當年就係為咗逃避文革,千辛萬苦,幾乎命都冇偷渡落嚟香港的。我唔想你響有生之年,有機會要重蹈我覆轍。去到果邊,俾心機讀書,一切讀完書畢業先再算。如果到時香港仲未冧檔仲住得人既話,先至諗吓返唔返黎。我哋姓米既,去到邊度都一樣掂,一樣有本事搵到食,知道嗎?」

老豆一向道理多多,口水多過茶,所以這番話我當時也沒有太過上心。基於我還是有點嬲佢「逼」我走既關係,我聽罷刻意粒聲唔出扮cool,掉頭就走入機場禁區裡面,連跟阿爸阿媽講句拜拜都慳番,一個人坐上飛往加拿大多倫多既長途機上。

那是1992年,那時,我十六歲。

*****

我係個唔喜歡轉變既人。當老豆要逼我出國讀書既時候,我心裡面萬般不情願。我唔捨得香港既同學仔,也害怕阿爸阿媽唔響身邊,要一個人生活既日子。我呢亭食飽無憂米既典型港孩,自立能力自然係比較不濟架啦。

不過後生仔有樣嘢好,就係善忘同適應力比自己想象中要強得多。跟其他熱門移民城市一樣,果幾年既多倫多,有無數香港移民湧入。你假如住響華人聚居既地方,你基本上一整年唔講一句英文,生活也不會有問題。學校裡面,也有為數不少既香港留學生。我喜歡踢波,而足球又永遠係男人之間既共同語言。響學校既球場上,我「黐波踢」了幾場,就讓我認識了幾個同樣來自香港既「新朋友」。人總需要埋堆,有點社交生活人生才過得快樂。我當日走埋去「埋堆」本來都係為自己響呢個新地方既生活著想,然而呢幾個波友,勢估唔到,今時今日,佢地仍然係我最親密既一班死黨。

開學了差不多一個月,十月多倫多的天氣已經凍到殺死人。那天我如常準時返到學校班房裡面等上堂。班房裡面,早前安排坐響我隔離既,係個好大胸既鬼妹…大到,我覺得直頭有點嘆為觀止。正計,坐咗件咁大個胸既「性感尤物」響我身邊,以當年我還是血氣方剛既年紀,應該會讓我血脈沸騰兼心神彷佛才是。但係這一天,有一件讓我更加血脈沸騰既事發生了,且將我上課時候既目光,從此從呢條鬼妹既心口上面抽離。

那幾年,因為有大批香港移民湧入既關係,而那班移民人仕既子女又要搞好晒啲手續先至可以入學讀書,所以有唔少香港留學生,都趕唔切響開學日入學上課的。開學頭果個幾月,每隔幾日就會有新同學插班,在這裡「混」了一個月,這種事我其實見怪不怪了。只是這一天,感覺有點不一樣。跟在老師後面入課室的,是一位留著長直髮,穿著一件淺灰色鬆身長袖冷衫既香港女孩子。

我望住呢個女仔,心入面開始為佢「評分」。呢個女仔漂亮嗎?hmm,望落都好似幾靚吖。80分?hmm,應該可以多啲,俾85分吧。但係佢又唔係好似我心目中typical果種靚女喎。(當年呢,我呢亭傻仔,認為typical既靚女,係「必須」要好似周慧敏,成個公仔木口木面咁既款的。細路仔既時候,見識太少啦,亦唔係好識得欣賞唔同style既女孩子。果陣時既夢中情人,我懷疑可能其實係個Barbie公仔。)之但係,佢有一種感覺,卻讓我覺得好特別好吸引。十六歲既米梓橋,諗黎諗去都諗唔到應該點樣形容呢一種氣質。到後來大個仔嘞,諗番呢個情景,就明白到,原來當日女孩子俾人既呢種感覺,叫做「甜」,而且仲係甜到漏果隻。

女孩子企響黑板既前面自我介紹,佢既英文名叫做Stephy,來自香港。

課堂之後,我見機不可失,就拿拿臨走埋去抄牌。

「你係咪都係今年先過嚟讀書架?」估唔到係個女仔開聲先。

「係呀,你呢…」我有點口窒窒。

「求先自我自介紹果陣咪講咗囉。」女孩子還是笑得很甜很甜:「我同屋企人遲咗過嚟land,所以連帶入學手續都遲咗搞。係喎,你叫咩名?」

「我叫米梓橋。我冇英文名架。所以嚟到呢度之後,啲人局住叫我中文名既initial,即係CK囉。」我其實是好緊張好緊張,面對眼前呢個女仔,說話也語無倫次起來:「咁你呢?你又叫咩名?」

「求先自我介紹果陣咪又講過囉。我叫Stephy丫嘛。」女孩子大概feel到我對佢既好感,也不知是開心還是想取笑我,但那個笑容還是甜到我招架不住:「我都有中文名的。我姓連,連心穎。」

女孩子伸出她的「友誼之手」,不大懂禮儀的我,尷尷尬尬地也伸出我右手跟她握了一下。在握手的一剎 那  ,我忽然有一種從未試過既感覺…點形容呢?就像坐響過山車上,忽然從高處衝向下果種「離心」感覺一樣。

(好多年之後,我跟老婆提起當日那個時候既感覺:「我終於知道點樣形容當日果種感覺了。」

「你又想講咩衰嘢呀?」老婆老沒好氣地回答。

「hmm…果種感覺嘛…原來真係好似打尿震咁。」我就是這樣子,總是將一些美好既事,講到核核突突咁的。我大概就係果啲死麻甩佬,總係被人嫌我地唔識得浪漫,永遠只係顧住「現實」既果種男人。)

「我其實都喜歡人地叫我中文名的。」女孩子說:「以後叫我心穎吧。」

「心穎你好。」我土頭土腦地說:「咁你都不如叫我中文名啦,叫我阿橋吧。」

*****

世事既嘢,往往係無法估計既。十六歲那一年,那個十月份所認識既幾個人,勢估唔到全部都會對我既生命有咁大既影響。我最親密既死黨,以至我生命裡面最重要既人,全部都係響果兩個禮拜裡面出現。世界有太多偶然,有時你以為只係放棄一次半次無關痛癢既機會冇咩所謂,但事後睇番轉頭,你先會發現,自己可能錯過咗一啲會改變你一生既moment。

至於這個故事,我會「盡可能」嘗試寫下去的。



[ 此帖被MatthewB在2013-06-14 21:36重新編輯 ]
1條評分好友元+10000
迪神 好友元 +10000 優秀文章! 2013-06-14
在線MatthewB
發帖
18687
好友元
2023
閱讀權限
18887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1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One
我跟心穎十月才認識,十一月就已經拍拖了。

無他既,兩個人都忽然到去到一個陌生既地方生活,大家都寂寞。要撻著,其實一啲都唔難。這大概是一個right place+right timing既配合。如果心穎跟我認識既地方係香港,我大概有理由相信,我地可能根本唔會發展成為情侶。

同心穎拍拖,亦巔覆咗我對「邊款女仔最多人追」既睇法。以前年少無知既我,總係以為果啲五觀標致,靚到嘩嘩聲果啲靚女,最能吸引男仔去追。但係後來我發現,果啲超級靚女,儘管能夠盡吸麻甩佬既眼球,但佢地卻冇果種魔力,去motivate啲麻甩佬麻甩仔「出手」追求,可能因為感覺太遙遠吧?

心穎也許唔係最靚果款女孩子,但俾人感覺好甜。甜既女仔九成九又喜歡笑,呢個「甜+笑容」既combination,最能夠俾到人親切同容易親近既感覺,麻甩仔如我於是亦最容易動心。同心穎拍拖之前,我從來都冇諗過,佢居然可以「惹蟻」成咁的。

還在讀中學果兩年,我響學校其實蠻出名的。原因係心穎既追求者眾,而呢班「情敵」又一定會點我相:「果條蛋散咪就係連心穎條仔囉!」

拍拖初期遇上「情敵」,心情其實係幾唔高興的。偶然撞到個「情敵」比較chok啲靚仔啲,心裡面都會寒一寒:「妖,駛唔駛chok成咁呀…」不過心穎倒係個體貼既女朋友。當佢知道我可能唔多高興既時候,佢就總會自動自覺,刻意地同果啲疑似追求者保持距離。人係有啲犯賤既,起初當我面對這類「疑似外敵威脅」既時候,我都會刻意會對心穎著緊一啲。不過同類既事情見得多,慢慢就會麻木。我對心穎同自己既關係充滿信心,而且反正知道心穎亦一定會好識做地跟個男仔保持距離,我就連響佢面前扮吓呷醋都慳番。

有一次唔知係咪時運低,撞著一個喪喪地追求者。心穎已經清楚同佢講,佢已經有一個穩定既男朋友啦,所以唔可以俾機會佢。點知條喪友發神經,半夜走黎我住既地方尋仇,拎住支baseball bat搞破壞,又扑玻璃又擲雞蛋。條友喪既,仲要有架生響手,我梗係匿番入屋打911報警啦。差佬黎到,問左一大輪口供,搞到大家都冇覺好訓。由於我老豆同阿媽都響香港,我其實係寄居響移民加拿大多年既五姨屋企。換句話講,條喪友所破壞既,其實係五姨既財產。

呢單因「感情糾紛」所引起既「刑事毀壞」案,令我覺得對五姨萬般唔好意思。我心裡面不其然覺得,成件事係因心穎而起,而對五姨呢個唔好意思既感覺,我亦不自控地遷怒於心穎。

「妖,真係紅顏禍水!」我唔知發咗咩神經,忽然爆咗句咁既說話出黎。

我爆完呢句說話,即時已經知道自己講錯嘢,呢舖大檸樂了。我同心穎拍咗兩年幾拖,佢從未同我嗌過交,佢平時其實係超好脾氣的。不過佢聽到呢句說話之後,也忍唔住鬧番轉頭:「好啦喎,米梓橋!人地要追我我控制唔到架喎!而家又唔係我主動去勾引佢,我已經一早就同佢講清講楚,話我有男朋友啦,你仲想我點?」

是真的。跟心穎拍拖足足兩年有多,這還是第一次跟她嗌交,也是第一次見到佢喊。

我突然之間,覺得自己真係Hi Hi(註:粗口filter)得好緊要。

*****

第二朝,我起身就飛車到咗心穎屋企。我深呼吸了口大氣,按下門鈴。

開門既係佢妹妹雪穎。

「你家姐…起咗身未?」我尷尷尬尬地問。

「你死呀你,我都唔知幾耐未見過家姐喊到咁呀。」雪穎指一指屋入面:「響廚房呀,自己入去啦。」

我點頭說了聲謝,便攝手攝腳,一步一步走入去廚房裡面。心裡面正在盤算,應該怎樣開口跟心穎道歉。

「阿橋,嚟咗牙?」心穎出奇地跟平常一樣,還是一貫地面帶甜美笑容,點睇到睇唔出,昨晚佢係大喊咗一場:「喂,過嚟幫一幫我吖。個多士爐好似壞咗。」

我走過去佢身邊,左望右望個多士爐,又扮吓嘢咁左擰擰右擰擰啲按扭。當然,我其實係唔識整電器的。

「你…唔嬲拿?」我一邊扮擰掣,一邊說:「心穎,對唔住。」

心穎聽罷沒有說話,只係二話不說,一鎚打落我右手既手臂上。

「傻架咩,好痛呀大佬!」我不由自主地爆了這句話出來。

心穎打完我之後,深呼吸了一口大氣:「OK,我冇事啦。」然後微笑望住我。

我心裡有點疑惑:「喂,係咪真係冇事架…」

心穎:「米梓橋,你以後要對我好啲!」

我:「好,應承你。仲有啲乜嘢我可以為你做?」

心穎做了個蠱惑的臉:「有,娶我做老婆啦。」

我也不甘示弱:「好,應承埋你。下晝我地去註冊好冇?」

我這句當然是戲言吧。心穎聽罷,拖住了我雙手:「下晝我唔得閒喎。應承我,響我三十歲前娶我過門,OK?」

我知道這句話是認真的。我會用心記住的了。那一年,我們才十九歲。

我還有十一年時間,讓我好好準備。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episode-one.html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4 17:14重新編輯 ]
在線MatthewB
發帖
18687
好友元
2023
閱讀權限
18887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2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Two
我其實唔係好理解,「三十歲」這個關口對女人黎講,意義有幾大。對一個十八、九歲既麻甩仔黎講,三十歲,係件好遙遠既事情。心穎既說話,反正我記在心裡就是了。

中學畢業,心穎同我一齊考咗入同一間大學。心穎讀書一向都OK既,大學既商科順利取錄咗佢。至於我嘛…到我年紀大咗之後諗番轉頭,我有時都唔明白,果陣點解自己讀書可以懶成咁既。我掹車邊可以考到同心穎同一間大學,算係走運了。不過我成績唔好,商科唔收我。我問大學既counselor,我咁既分數,仲可以讀啲乜嘢?counselor俾咗一堆choices我…hmmm,總之係一大堆冇咩人讀既冷面科目。裡面其中有一科係有關「城市發展」既,屬地理系。我果陣好鍾意玩一個電腦遊戲,叫做《SimCity》,我心諗,讀呢科應該同我打機差唔多遮,就揀佢啦。於是乎,我就成為了一個地理系既學生。夠兒嬉了吧?

我老豆知道我揀咗科《SimCity》做主修科,當然好唔滿意。佢漏夜打長途電話過黎,開行turbo再加一輪咀粗口,鬧我點解要揀科咁既嘢:「衰仔,呢科你讀完之後搵唔到食架,醒吓啦!」

搵唔到食,我夠知啦。不過搵到食果啲科,唔收我丫嘛。我當然唔敢將呢個事實既真相同老豆講,於是乎,咪懶正義懶有道理咁駁番我老豆轉頭:「你地啲做人老豆老母既,淨係覺得讀書只係為搵錢,讀書係講興趣同理想丫嘛(妖!)。咁家陣你個仔我搵到自己既興趣,跟住呢個興趣去揀科,有乜嘢錯先…」講到咁,老豆當堂收聲啦。之不過,興趣喎…

唔知點解,咁多年黎五姨都好似好唔鍾意我老豆咁。佢聽到我響電話度同阿爸炒大鑊,本能反應係撐我同踩多我老豆兩腳:「阿橋,我撐你呀。讀書梗係跟興趣啦,唔鬼駛理你老豆,佢識乜丫。下次佢再打黎發癲,我幫你鬧番佢!」

我其實唔知,我老豆有乜嘢得罪過佢。人夾人緣,人與人之間係,有時就係咁諗唔通的。

*****

讀大學時候既心穎,依然係好多人追既。大學畢竟係一個比中學更貼近現實社會既地方,響大學校園裡面所接觸到既人,種類同階層自然比響中學既時候來得廣闊好多。至於心穎既追求者,我所感受到既,係覺得呢班「新對手」既質素,比起響中學既時候有明顯既提升。

老實講,大學果幾年,面對偶然出現既「強勁」對手,心裡面都有些少淆底的。大學既環境,亦係我初次感受到名利同階級觀念既地方。有啲有錢仔同學,喜歡響校園裡面招搖過市。我有時心諗,佢地啲老豆阿媽都唔知係咪傻既,個仔先得果十幾歲,就買架百萬名車送俾佢地用黎返學。咁佢地又懶巴閉咁,擺架波子響正lecture hall門口,塞住晒條路,我行過唔搵個銀仔刮你個車身兩嘢都對自己唔住啦下話。心穎既追求者當中,偶然都會出現一個半個呢亭敗家仔。我當然係裝出一副「睇呢班友唔起」既態度。

「又唔駛咁燥喎你…」心穎講得輕鬆:「每個人都有自己既生活方式嘛,你理得人丫。」

「咁衣家條敗家仔走黎追我女朋友喎!」我心裡有點不忿:「你仲幫住佢講嘢?你係咪心動冧人地先?」

「黐線啦你。」心穎笑著說:「你呷醋?」

「你講吓笑好,得鬼閒呷啲咁既醋。」

對於「呷醋」呢個問題嘛,我覺得其實多少係男人唔夠自信既表現黎既。呢方面,我認為自己經驗豐富。事實上,並唔係每一個追求者行埋去心穎既身邊,都能讓我產生果種呷醋既感覺。只有果啲我認為條件比我好,心穎跟住佢可能會幸福快樂過同我一齊既「高質」男仔,先會觸動我「呷醋」既神經。

至於偶然遇到既果亭敗家仔「對手」,我心裡面有時都會自我安慰:「米梓橋,論家底既話,你都唔係好削遮。掹車邊你都算係半個有錢仔丫(當然係自己以為…),只不過你家教好,作風低調…」

精神勝利法,大概莫過於此。

如是者,幾年既大學生活就係咁樣過了。到大學畢業既時候,數數手指,心穎同我原來已經拍咗差不多七年拖了。

七年,呢個數字,好敏感。

現實既故事,其實從呢一刻先真正開始。

*****

那個年代,大學考試既分數,係要打電話入個system裡面聽的。那一天我屏息靜氣地聽住電話筒裡面,一字一字所吐出既考試分數,左手一邊按著計數機。我計一計:「掂!終於夠分數畢業了!」

對那個時候既我黎講,「大學畢業」大概係我人生到果一刻為止,最大既成就,果刻超興奮既心情,實在難以形容。儘管我知道香港時間係凌晨,但心情興奮既我,仍然打算即刻打個長途番屋企,向阿爸阿媽報上「我終於畢到業」既喜訊俾佢地知,讓佢地都開心埋一份。

正準備打電話嘈醒老豆阿媽「報喜」之際,五姨突然拍了拍我膊頭。

「橋,係咪confirm畢到業啦?」五姨一臉認真地問。

「係呀…好險好險,不過有兩科都係僅僅過到關…」我還一臉得戚地答:「拎少幾分就要響大學捱多年啦。」

「畢到業就好啦。」五姨平時跟我都是嘻嘻哈哈的,今日既表現則有點反常:「阿橋,你過黎呢邊坐,我有嘢想同你講。」

我坐響梳化上,望住五姨神情好凝重。我直覺話我知,呢舖應該有啲麻煩嘢。

五姨坐響我面前,深呼吸咗一口大氣:「橋,有兩件事,你媽咪交帶我響confirm你大學畢業之後,要我跟你講的。你冷靜啲,要有心理準備。」

要有心理準備咁大鑊?我睇電視啲師拉劇集,通常呢啲時候最常出現既,係個阿媽話俾個仔聽,原來佢唔係自己生既…呢個場面,我查實細細個就認真諗過架啦。正所謂「生娘不及養娘大」,就算有一日阿媽忽然話我知,原來我唔係佢親生既,我都頂得住冇問題的。我心目中既阿媽,亦永遠只得一個。我唔知點解,當五姨同我講,要我有心理準備既時候,呢個場景就忽然閃過我既腦袋。

我深呼吸,並點了點頭:「五姨,你講啦。」

「兩件事都係同你阿爸有關既。」五姨定了定神:「三年前你呀爸間工程公司,接咗一單大job,有冇印象?」

「我有聽老豆提過。」我說:「冇記錯,應該係黃河集團果個大型樓盤,鹹蝦灣畔丫嘛。」

「九七之後樓市回落,鹹蝦灣畔啲樓賣得唔好,價錢俾原先估計低咗好多。」五姨嘆了口氣:「於是發展商就將工程大判既尾數扣起咗。」

聽到呢度,我大概已知道大檸樂了。做室內工程既,其實係一盤成本大,利潤少既生意。發展商開頭俾訂金你,你就要自己負責餘下工程既成本。工人出糧要錢,材料成本要錢,發展商初頭果筆訂金,通常都唔足夠應付工程中段既開資。有啲有良心些少既發展商,可能會響工程中段再俾多一次訂金俾啲判頭,但像我老豆呢亭中小型既工程公司,所能夠賺既錢,其實係百份之百地集中響條尾數果道。我知道老豆公司規模唔大,應該只係二判,即是佢地既利潤仲要比上一層既大判食一部份。咁照五姨咁講,今次連大判都俾發展商扣起條尾數,作為二判既老豆,肯定收唔到錢損失慘重。

「咁老豆蝕咗幾多?」我問。

「實際數目我唔知,總之好多。」五姨答:「呢件事其實發生響大半年前,你阿爸間公司一下子週轉唔到,俾人清咗盤了。」

我聽罷,人忽然彷了一彷。

「你屋企本來住緊,響干德道果層樓,半年前其實都已經賣咗用黎還債。」講到呢度,五姨既講話變得越黎越吞吐:「你阿爸,申請破產了。」

破產?我覺得自己暈了一暈。五分鐘前我仲以為自己仍然係一個有錢仔,五分鐘之後,你話俾我知我屋企破產了?

我開始懷疑,自己係咪發緊一個惡夢,我期望我一覺訓醒之後,一切又會忽然回復正常。逃避現實,係我呢亭港孩最經常做既事情。

「事情其實發生咗一段日子,你阿媽怕會影響你讀書既情緒,所以吩咐我,千祈要等你確定畢到業,先至好話你知。」

我能夠想像,呢件事屈響五姨既心入面成大半年,唔講得我知,佢都應該幾難受。不過我幾分鐘前先剛剛因為「畢到業」而興奮到極點,五姨將我既情緒,一下子從山頂轟落山腳,也太殘忍了吧?

「還有第二件關於你阿爸既事。」五姨又再次嘗試深呼吸去讓自己平靜一點。我望見五姨既面容,直覺話我知,第二件佢準備講我知既事,可能比第一件更難讓我接受。

「你並唔係你阿爸唯一既獨生子…」

「你阿爸響出面仲有另一頭家。」

「你有兩個你未見過既妹妹。大果個妹,只比你細三歲。」

「What?」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episode-two.html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4 13:44重新編輯 ]
在線MatthewB
發帖
18687
好友元
2023
閱讀權限
18887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3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Three
TVB電視劇裡面果啲情節,時不時就會有啲食飽無憂米既敗家有錢仔,忽然有一日屋企破咗產,搞到又生又死既橋段。我實在無法相信,呢亭咁老土既電視橋段,居然會發生響自己既身上。

但凡事都係相對既。如果單單只係面對破產既話,我可能覺得,由有錢人一下子變成無產階級,已經係一件要生要死既慘事。但係假如你有另一單更令自己心痛既事情發生響眼前,那麼破產既事,其實就已經冇乜感覺了,變成相對既小事一樁。

有甚麼可以讓人覺得更心痛?hmmm,例如果種被家人既背叛既感覺。

據五姨所講,事情係咁樣既…

果年,阿媽大肚陀住我。老豆既生意又剛剛有點起色。生意做多咗,要擴充就自然要請人。剛好有個從大陸落黎香港冇耐既女仔黎見工,於是我老豆就請咗佢幫自己跟頭跟尾了。唔知係咪響工作上日對夜對,最老土既「日久生情」就發生了。冇幾耐,呢個女人仲先後為我老豆誕下兩個女兒。

而當日撞破我老豆同呢個女人既人,正正就係五姨。

阿媽響佢幾個兄弟姐妹當中排第四,自少同五姨就最投緣。五姨撞破老豆同呢個女人既事之後,當然第一時間話俾我阿媽聽。阿媽知道後既反應,出奇地冷靜,只係吩咐阿姨,無論如何都唔好將呢件事爆俾任何人聽,特別係佢地既兄弟姊妹。阿媽響人前人後,跟老豆總係扮成正常不過既恩愛夫妻。身邊既人則從來冇察覺到佢地有任何異樣。就係咁樣,五姨為阿媽守住呢個秘密,守咗足足二十年。

除咗當事人之外,二十年來,對此事唯一知情既,只有五姨。

*****

五姨將呢件事話俾我聽,解答咗我心裡面一啲積咗好多年既疑問…例如點解五姨咁多年黎一直對我老豆既態度都咁唔友善。

極權國家既國民教育,係自小就資訊封鎖,並幫小孩子不斷洗腦。我肯定這一招是非常有效的。我回心一諗,由我還是個小孩子既時候開始,我老豆每個星期,必定會有最少兩晚唔見咗人。果陣老豆阿媽不斷像洗腦般同我講,阿爸公司響澳門有個分舖,每個禮拜都要去睇住。一直以黎,我對此居然深信不移,從來冇半點懷疑過。今日聽到姨一講,當堂明晒。果兩日,其實係去咗另一頭家裡過夜。

我以前成日話,阿媽份人性格總係好悲觀,好唔開心,乜都總係向住負面果邊諗。我仲成日同阿媽講:「我地一家人一直都齊齊整整,又有錢,仲乜要成日乸口乸面做人?」

現在,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自我出世之後,阿媽原來係從來都未開心過。
我又明白了,我一直以為自己擁有一個齊齊整整的家庭,是假的。
我更明白了,原來我是一個超級傻仔,被人騙了足足二十年。

騙我的,還要是最親既屋企人。

要為阿爸阿媽呃足我二十年去搵一個合理理由,其實話都冇咁易:例如甚麼希望俾一個完整家庭個細路仔,好讓佢能夠健康成長諸如此類。那個理由,我也肯定是出於好意的。為咗唔好傷害那位擁有弱小心靈既小兒子,於是乎大家一起忍辱偷生二十年,那是件多麼偉大壯烈既事?

那我是否應該感激佢地多年來對我既隱瞞?

我一向自認聰明,但我其實還是死蠢地被人狠狠騙了二十年。騙得很透,很透。

那是一種被背叛既感覺。

那一晚,心穎到了五姨那邊陪我。過去廿幾年來一直以為自己擁有的,一夜之間,好像全部都失去了。

「你仲有我。」心穎在我耳邊輕聲說。她將頭伏在我嘅肩膊上,然後拖著我的手,拖得緊緊的。

那個晚上,我們沒有再多講一句說話,只是一直緊緊的拖著手,直到天亮。

*****

情緒崩潰過後,有啲實際既事還是要做決定的。

果個夏天,心穎跟我都一樣畢業了。本來我打算同佢去一次畢業旅行,目的地諗住去西岸果邊走一轉。依家屋企破咗產,呢亭洗腳唔抹腳既計劃自然要叫停。

五姨話,知道我一夜之間接受了兩個打擊,應該好難應付。不過書我已經讀完,屋企亦都再冇多餘錢可以俾我去hea,所以我必須要盡快投入社會。五姨明白,呢一刻既我可能好唔想返香港面對老豆阿媽,如果我想繼續留響多倫多既,五姨絕對歡迎,亦絕對唔介意俾我繼續住響佢屋企。不過果陣時既加拿大搵工並唔容易,我需要盡快決定我既前途,係返香港,還是留響度。如果係返去既話,機票錢五姨話佢可以幫手出。

呢個去留問題,響未發生昨晚既事之前,我一直都係避而不談的。我響當地住咗七年,生活其實早習慣了。不過我亦都清楚,以我咁既「人才」,大概留響當地都怕且唔會有乜好既事業前途。之前心穎問過我想點,我一直都係支支吾吾,總之就係唔想面對。早陣子我同心穎講,乜野都等到去完旅行先再諗啦,點知而家旅行取消,呢個問題想唔面對都唔得。

「橋,我哋返去啦。」心穎整個晚上都冇訓陪住我,到天亮既時候還是拖著我的手:「我哋返香港啦。」

「點解咁決定?」成晚冇訓,我用極疲弱既聲線回應。

「有啲事總要面對。」心穎聲線比我更疲弱:「而且我覺得你媽咪應該好需要你。」

我其實覺得,響十幾歲至到二十出頭既年紀,女孩子既心智真係比男孩子成熟許多許多。相比我既優柔寡斷與及龜縮逃避,去到關鍵時刻,心穎還是比我來得決斷得多。心穎既屋企人,響坐完移民監之後,早就回流返香港了,也許佢同樣好掛住屋企人,呢個決定對佢嚟講,可能並唔係太過難做。

只係我心裡面有點慚愧,過去同心穎一起既七年,每逢去到重要時刻,我總係需要由佢帶住我行。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episode-three.html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4 13:46重新編輯 ]
在線MatthewB
發帖
18687
好友元
2023
閱讀權限
18887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4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Four
返到香港,好多朋友以為我最難適應嘅,必定係由千六呎嘅半山豪宅,搬去不足四百呎嘅北角唐樓。都係果句,後生仔嘅適應能力,往往比想像之中强得多。馬死落地行,返到屋企仲有一張屬於自己嘅床,有得食有得瞓,仲可以有咩投訴?

真正難適應嘅,係點樣同阿爸阿媽相處。

面對老豆,我只係覺得好嬲,嬲佢生意失敗令屋企環境變搞到如此境況。更加嬲佢對阿媽嘅不忠,令到阿媽二十年嚟都一直冇開心過。呢種憤怒嘅情緒,維持咗足足一年。回流香港嘅第一年,儘管住響同一屋簷下,但係我同老豆,係一句說話都冇講過,形同陌路。

至於面對阿媽,感覺就複雜得多了。面對住佢,我有一種不知從何而來嘅内疚感覺,同時又有一另種怨恨嘅心情…怨佢點解要呃我廿年;怨佢點解唔灑脱啲做人,乾脆離婚重新生活,總好過眷戀住呢個有名無實嘅「米太」稱謂。

*****

返到香港之後,心穎同我都第一時間去搵工作。唔到一個月,心穎就已經搵到一份外資銀行,做marketing嘅工作。人工仲幾唔錯添。至於我...我記番起老豆當日爆粗鬧我:「你讀呢科揾唔到食!」嘅說話,當我寄出咗N封求職信但幾乎全部石沉大海之後,我開始明白到,老豆當日點解火氣咁大了。

那一年,發生了兩件大事。小小超既盈科數碼動力既風頭一時無兩,以Leverage Buy Out既方式鯨吞了香港電訊。而佢老豆旗下TOM.COM嘅IPO,則掀起了認購潮。IT泡沫於香港,吹到前所未有地咁大。

我寄出既一大堆求職信,一直都收唔到回音。唯獨一間位於響觀塘既電腦設備服務公司肯俾一個見工機會我。我大學雖然主修地理,但除此之外我亦有修一科半科同資訊科技有關既科目。我響寄俾呢間公司既求職信裡面,特別有emphasize我有呢方面既認識,大概係因為咁,我才「終於」有一次面試既機會。

負責同我面試既人,係個大約三十出頭既人,叫做Patrick。佢亦係我出來社會做事之後遇到既第一個「老細」。

Patrick望住我份履歷,皺了皺眉:「米先生,你係大學生嚟㗎喎…仲要係外國留學果隻添喎。」

我唔明點解佢會有咁既疑問:「係呀,我響加拿大畢業…有咩問題?」

Patrick:「實不相瞞,響我地呢間公司裡面,大學生既數目並唔多既。特別係我管既呢條engineer team,更加係一個都冇。米生你既學歷咁高,我擔心你會覺得屈就遮。」

我其實自知我既大學成績其實唔係好見得人,GPA亦只係剛剛夠畢業過關,再加埋我所讀果科超冷門既學系,我呢張咁爛既Resume,如果寄去啲外資大機構果道,怕且老早就被人放咗入碎紙機裡面了。這點其實我是有自知之明的。現在我終於有個機會見工,見我既人居然話我既學歷「太高」,驚我會覺得屈就,我心諗,究境呢個係乜嘢世界?我呢亭唔湯唔水既所謂外國留學生,係咪就係正所謂果啲「高不成、低不就」既廢柴?

我還是硬著頭皮回答:「當然唔會覺得屈就啦。我係好需要一份工作,亦對資訊科技呢行好有興趣(唉,呢句當然係假的。),我知道我冇相關經驗,所以你剛才所講既問題,我絕對唔會介意。」

Patrick見我這樣回答,似乎尚算滿意:「你唔介意就好啦。不過有關點解我對你呢個candidate有興趣,我想同你坦白一啲。」

「哦?」我好奇。

「我哋班engine同事,其實個個都經驗豐富,出job做嘢絶對冇問題。」Patrick說:「不過佢哋有個共通點,就係冇人鍾意讀書考試。」

「我哋公司入面要keep住足夠數量嘅專業證書,先可以夠資格去bid啲政府同大機構嘅project做。我哋公司衣家hold住cert嘅數量其實只係掹掹緊夠,所以我需要有人幫公司去考多啲證書番嚟,保障我哋能夠繼續參與投標呢亭大project。我見你話晒係大學生,應該係讀得書吓,所以我希望請你番嚟,可以主力去幫公司考試。至於真正出job做嘢嘅工作,其他同事會負責的」

我聽完,坦白講我覺得份工嘅job scope實在係非常畸型,而且似乎career path都係好麻麻吓,不過我急需要一份工作,只要待遇還可以接受的話,我還是必定會接受工作的。

「人工方面嘛...」Patrick說:「一般嚟講,我哋呢度,呢個職位嘅入職起薪點係九千蚊,不過你有大學畢業學歷,我哋就破例俾到萬一蚊啦,有冇問題?」

問題?我其實還有乜嘢資格去有問題?見工當日我二話不說就當場應承佢哋下星期返工了。

終於搵到工作,我如釋重負。然而我心裡面唯一覺得唔開心嘅,係我份工嘅人工,比起心穎果份,少咗足足六千大圓。

比較之下,我其實覺得好羞家。

*****

就係咁樣,我就開始咗我作為全職考試機器嘅生涯。後來當我離開呢間公司嘅時候,我係真係考到一身都係證書。當年考果啲甚麼MCSE,CNE,CCNA,CCNP...網上面其實有試題讀的。問心講,只要肯讀,要考張證書到手,其實難度並唔高的。諷刺嘅係,由於我根本係全職幫公司考試,實際經驗幾乎係完全欠奉,縱使牌面上好似有好多專業資格咁,但我大概係連簡單如裝隻windows落部機度都會搞到雞手鴨腳般的「廢engine」。

由於我有degree嘅原因,我入職嘅薪金,比起同team嘅同事,係稍為高一點點的。人工比佢地高,但實際上佢地響工作上嘅知識同能力,都要比我高好多,大家條氣自然唔多順,對我呢個新嚟嘅所謂大學生亦唔多友善。

為此,我心情當然唔多暢快。

「橋,如果你越介意佢哋點對你...」那天我被同事們奚落了幾句,心情壞到透了。於是放工便一支箭般從觀塘走到中環找心穎:「你反而會不自覺咁同佢哋處於越對立嘅位置,對你其實冇好處喎。」

心穎同我坐響交易廣場對出嘅噴水池邊,我望住心穎一身行政套裝配高跟鞋嘅打扮,我忽然覺得,佢同我嘅差距變得好大。諗到呢道,忽然覺得有點心寒。

「不如諗吓,會唔會有啲乜嘢你可以幫到你啲同事做丫,令佢地工作得會變得容易啲。」心穎拖著我的手説:「要減低人哋對你嘅唔友善,我諗似終最重要嘅,係要人哋覺得你對佢地有價值先得嘅。我知道呢啲時候你一定唔會唔開心嘅,不過我相信我男朋友,佢一定有能力解決得到嘅。」

說罷,心穎給了我一個很甜嘅笑容。跟心穎拍拖多年,佢果個甜到漏嘅笑容,從來我都係招架唔住的。

「好啦,我要返番上去啦。」心穎放開了拖住我嘅手。

「吓?乜你原來仲未放得工?」我問。

「係呀,公司有project趕緊,今晚應該都要夜啦。」心穎說:「你好似面色麻麻,快啲返屋企抖下啦。我放工打電話俾你。」

「要唔要我夜啲嚟接你收工?」我問。

「唔駛啦!你都辛苦啦,早啲返去休息吧。」心穎在我臉上輕輕地吻上一下:「不過Thank you 阿橋,我走啦。」

心穎轉身就向交易廣場方向走去,我望住佢身影,不其然感到一陣不安嘅感覺。

我直覺話我知,心穎以女朋友身份留响我身邊嘅日子,可能已進入倒數階段。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episode-four.html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4 13:49重新編輯 ]
在線MatthewB
發帖
18687
好友元
2023
閱讀權限
18887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5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Five
心穎提醒我,不斷縱容自己跟同事們處於對立狀態,對自己一啲好處都冇。

心穎比我聰明世故,這個我心裡面其實清楚不過。不過礙於面子,我通常都唔肯響佢面前直接承認呢個事實。只係佢既說話,對我黎講其實往往都極具份量,因為我清楚,絕大部份既時候,佢睇事情都比我來得通透和客觀。

重新評估過形勢之後,我發覺我呢班同事,出街做job可能難佢地唔到,但係跟客人長篇大論地用Email溝通解話,則對佢地嚟講係件苦差。主要原因係因為佢地嘅英文水準比較落後一點。於是乎,我硬住頭皮,自薦幫佢地處理呢堆英文書信。最初佢地都奇怪,點解有條傻仔肯主動幫佢地做啲佢哋覺得係「苦差」既工作,仲懷疑我到底係咪有啲乜嘢企圖。不過日子一日一日咁過,佢哋亦都越來越習慣,我會幫佢地搞掂呢堆佢哋最唔鍾意做既工作,對我既依賴越黎越深。偶然一日如果我告咗病假,佢地反而會搞到揦手唔成勢。

人既關係有時好微妙,當初呢班同事覺得,我呢條所謂嘅大學生,乜叉都唔識,淨係返嚟坐響office裡面讀書,入職起薪居然仲高過佢地呢班要出外跑街頻撲做嘢嘅同事,心裡面當然覺得條氣唔順。後來我改變咗相處既心態,主動為佢地提供多一點價值既時候,彼此既關係反而就180度扭轉過嚟。大家由睇我唔順眼,變成幾個月後既「稱兄道弟」,轉變之大,就連我自己都想像唔到。而事實上,當後來同呢班「兄弟」熟落咗之後,發現佢地呢班人,其實係幾有情有義的。

呢次經驗,對我日後既工作,以至後來創業做生意,影響其實好大。社會上面有好多跟人相處既竅門,任憑你讀書既時候讀得有幾叻,你都唔會有機會學得到返嚟。工作上有好多你以為同你撈亂骨頭,甚至以為係誓不兩立既所謂「敵人」,但係其實分隔響彼此之間既,往往只係一個大家都冇嘗試去搞清楚既低級誤會。人有時最愚蠢既地方,係縱容自己繼續被人肆意誤會,一直冇勇氣從「跟別人對立」既comfort zone裡面走出來。

呢幾個月既經驗,縱使並不太過愉快,但多年之後睇返轉頭,我覺得絕對值回票價。

*****

讀書時候既心穎,男孩子見到佢,十足螞蟻嬲蜜糖一樣。出來社會工作之後,呢個情況大概有點收斂了。讀書既時候,學生哥對「拍拖」同「談戀愛」既態度,幾乎等同當係一科「必修科」一樣。大家都係希望享受呢個戀愛過程,為此而不斷努力響身邊尋找「戀愛」既機會。

相比響校園裡面,「情敵」既數量少咗,那麼又是否等於威脅也同時減少?咁又未必。威脅既程度,在乎既往往係質量而非數量。真正要置你於死地既威脅,其實一個就夠了。讀書既時候,大家都年輕,追求心穎既「同學仔」們,有唔少都抱住「為想拍吓拖而搵個女仔嚟追」既態度,心態都係比較輕率的。離開校園之後,情況就唔一樣了。相比以前讀書時候既兒嬉,現在還會出手追求既人,態度都係相對認真的。當一個男人真正認真起黎既時候,威力有時可以好驚人的。

「橋,最近又有人追我了。」心穎講得很不在意。

「哦?係牙?今次又係啲咩人嚟架?」我吃著那塊大家樂牛扒,答不漫不經心。

過去咁多年,呢句對白我其實聽過無數次,早就見怪不怪了。曾幾何時,我曾經懷疑,心穎每次都將呢啲事情話俾我聽,其實係咪有心想我呷醋?呢個念頭以前時不時就會閃過我腦袋,從前喜歡鬥氣既我,會刻意裝出一副滿不在乎既衰相,以示抗議。後來有一次,我好認真咁同心穎討論呢個問題,佢既答案係咁既:「同你一早報定案先,坦坦白白,好過你乜嘢都唔知好似俾人呃住咁啦,到你有一日自己忽然發現有人走嚟追我果陣,唔駛嚇親,更加唔駛呷埋啲無謂醋丫嘛。」

佢呢個答案,讓我心裡慚愧咗好一段時間,覺得自己實在係太過低B幼稚了。我以為人地刻意想我呷醋,所以響我面前「示威」。但實情係體貼既女朋友驚我唔高興,會呷埋啲無謂既醋,所以選擇坦白。小人之心度君子之福,呢個可能係其中一個最佳既演譯。我掉轉頭響度諗,假如角色掉換,被人追求果個係我,我其實又會唔會好似心穎咁坦白,老早就向另一半報定案呢?

「算係同事黎既…係另一個部門既其中一個team head。」心穎咬了一咬飲管:「叫做Marcus。」

「哈哈,有冇我咁靚仔先?」我嘗試講個完全唔好笑既爛gag去回應,事實上,當我聽到今次追心穎既,係一個同我地level高一皮既對手,我個心其實係好寒的。

「邊有人夠我男朋友仔咁型仔架?」心穎大概也知道我響最近一年既自信心已大不如前,所以還特意補上一句:「放心,我對呢個男仔冇興趣,唔會心動的。」

我知道這是一顆刻意派既「定心丸」,出發點也肯定是好的。只是,心穎越刻意照顧我既感受,我心裡面反而覺得越難堪。

*****

自從我主動幫班同事搞掂佢地啲文書工作,偶然又幫佢哋應付吓啲鬼佬client之後,team裡面其他同事同我既關係,亦變得越黎越好。我地一team人,亦非常習慣呢個「佢地主外、我主內」既合作模式。捱咗大半年之後,我開始有啲「守得雲開」既感覺了。

風水佬話,有時人既運氣,一生之中總係會有三幾年頭頭碰著黑,做乜都唔順利的霉運期。我肯定,我響剛剛大學畢業之後果幾年,一定係屬於呢一類。

請我返嚟嘅Patrick,係佢一手「炮製」我呢份工既獨特Job Scope出嚟嘅。條team響佢嘅管理之下,呢個模式一直運作暢順。Patrick其實幾醒目,響我入職大概八個月之後,佢就跳咗去另一間規模更大既行家度做,職位聽講仲升高咗添。

接替Patrick嘅,係一個比佢年長十幾年既老鬼,叫七叔。

呢條七叔,響公司做咗十幾年,出晒名鍾意扮晒蟹但又冇料到。佢本來帶緊另一team engineer,不過佢果條team嘅engineer,個個都唔係好妥佢,於是走吓一個走吓又一個,到最後走剩冇幾個人。個個以為佢搞到自己條team咁款,怕且都係等炒架啦,點知佢行運,Patrick響呢個時候跳糟,公司有經驗既team head又唔夠人,出面搵人又唔容易,所以公司班大佬,就順理成章地,將七叔條team剩落嚟既幾個人手,合拼入我所身處嘅果條team裡面。就係咁,呢條冇料既七叔,冷手執個熱煎堆,被安排一拼「管理」埋我地呢一team既所有手足。

新人事新作風,同事們都有心理準備,往後既日子大概都唔會太好過。不過勢估唔到,轉變最大既,居然係我。

「阿橋呀可?聽講你係大學生嚟架可?」七叔樣衰衰地跟我說。

「係呀七叔,有咩吩咐?」我還是恭恭敬敬地跟佢說話。

「我就知道,以前Patrick仲響度既時候呢,你既工作安排係好特別嘅。」七叔一臉鄙視:「不過我想同你講清楚,響我眼中呢,你呢亭所謂大學生呢,同其他果啲冇讀U嘅兄弟呢,一X樣既遮,冇分別嘅。所以你係唔應該有咩特權,可以俾你每日都舒舒服服咁坐響office裡面嘆冷氣嘅。我份人一向好公平嘅,我唔理以前Patrick點x樣做,總之我要你哋個個都一樣。聽日開始,我會派job俾你出去client度做嘢。」

我聽完之後,心裡自知不妙。我坐咗響office大半年,只係不停讀書考試覆電郵,從來都冇hands on經驗既我,一時間點去client度出job呀?

「唔駛淆喎,你又係大學生,又係MCSE又係CCNP,咁x把炮,你唔會裝兩隻windows server都搞唔x掂呀?」七叔一臉得戚地說。

我定了定神,不敢作聲。

「算啦算啦…」七叔越講越得戚:「都知你呢亭淨係識讀書既廢engine唔x掂架啦!得啦,唔駛『劣』喎,我都唔會低九能到由得你搞臭公司個朵嘅!遇著你真係冇運行,總之得啦,我會分啲你handle到既job俾你做架啦!」

「咁即係咩?」我問。

「衣家點x知啫?聽朝睇下啲客落咩call先知丫架天才!」七叔一下子將聲線提高八度,好像慌死其他同事聽唔到咁:「總之俾啲最唔x駛用腦嘅job你做啦,咁安落啦!」

商業社會裡面,賤人呢樣嘢,總係梗有一個響咗近的。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episode-five.html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4 13:52重新編輯 ]
在線MatthewB
發帖
18687
好友元
2023
閱讀權限
18887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6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Six
如果你手下係一個,擁有一大堆所謂「專業資格」既技術人員,但係落手落腳做既話則係雞手鴨腳的,為咗唔想佢搞臭公司個朵,你會分派啲乜嘢工作俾佢做?

七叔既選擇,係「速遞」同「搬運」。

「今日阿邊個邊個客,server隻raid hardisk虧咗呀,阿橋你飛車送隻新既過去吧。」

「下晝阿邊個客有個大server櫃要搬上樓,倉務果邊唔夠人,阿橋你跟車去戥戥腳啦。」

「聽朝一早去金鐘個客果度,回收番部server返黎,數齊啲零件呀,收漏咗你死十次都唔x掂!」

七叔接手之後,我既工作,就由一個每日坐響office裡面既「考試機器」,變成一個天天跑街既「運輸佬」。也許係一個錯覺,但我既感受,係覺得自己忽然由一個「白領」變成一個「藍領」…一個屋企人響你身上花咗好多錢,供你出國讀完大學回流返嚟既「藍領」。

team裡面既手足,包括我在內當然亦都好唔滿意七叔既安排。不過諗深一層,查實你又可以點樣怪佢?之前我之所以可以有八個月既「安樂日子」過,完全係因為Patrick那個刻意既安排。呢個咁既安排,本來就係「臨時性」,並且唔多正路的。七叔只係嘗試將我既騎呢job scope,變回一個正常同事一樣。你或者會覺得七叔說話刻薄,份人又乞人憎,但實情係,你呢一刻的確係冇能力勝任一個正常engine日常嘅工作。你唔去擔擔抬抬,你響公司入面就連最基本既一丁點價值都可能冇埋。

果陣,董建華政府話要大力推行資訊科技教育,各大中小學,都獲得大量既資助,去建設佢地校內既IT network。果一年,公司有好多project,都同呢啲中小學有關的。

那天,七叔叫我去油麻地某間小學去回收隻switch返公司。我隨身帶備了個六合一的螺絲批,方便我把那台switch從server rack裡拆出來。

隻switch放得好高,我問學校工友借咗堂梯,爬咗上去天花板附近既位置,小心翼翼地將server rack既螺絲扭鬆。殊不知我手忽然滑了一滑,手上那個螺絲批不慎跌了下來,扑中了一個剛好在梯下行過的一個小學生嘅額頭。

我嚇得連忙爬下來,睇睇呢個小朋友有冇受傷。同時間,借梯俾我既果位校工阿嬸也一起飛奔過黎,準備檢查一下果個小朋友既傷勢。

「我冇事呀。」反而係個小朋友怕我地驚,居然首先開聲報平安。

校工阿嬸怒啤住我:「哥仔,做嘢小心啲嘛,你真係整親啲細路你就大鑊嘞。」

我連忙講咗好幾句唔好意思,忽然小孩子望住我,問:「哥哥,其實你響度做緊乜?」

我正諗緊點樣解釋俾個小朋友聽,上面果舊switch其實係乜嘢嚟既,校工阿嬸就已經搶住回答:「哥哥響度整冷氣呀!」

整冷氣?阿嬸,你講咩呀?

我估校工阿嬸因為好唔滿意我差啲整親個小朋友,所以佢刻意響我面前同個小朋友講咗句咁嘅說話:「小朋友,大個記住唔好好似哥哥咁,要讀多啲書做大學生呀!如果讀得書少,就會好似呢個哥哥咁,日日響度琴高琴低,好辛苦架!」

聽到阿嬸咁樣講,我實在O晒咀了。阿嬸,我咪係大學生囉?點解忽然我會變成你口中果啲「讀得書少」嘅反面教材?

我究竟響度做緊乜?

*****

我其實係好討厭TVB的。總覺得TVB啲師拉劇集橋段,套套都係咁老土,咁千篇一律。

例如戲裡面啲有錢仔響屋企破產之後,佢女朋友硬係會嫌棄佢窮,跟住個女仔就會被另一個「仲未破產」既死敗家仔好落力地溝呀溝咁啦。呢啲時候,有錢仔既屋企人可能又唔知得咗個咩重病,搞到生不如死諸如此類,然後響呢個時候,有錢仔先發覺,女朋友已經一步,一步咁部署離開自己。

香港啲電視劇總係離不開「破產」、「絕症」,再加埋「失戀」既combination,咁樣也許還好了,如果響韓國,可能仲要夾硬加埋「失憶」嘅橋段落去個組合裡面添。

以前每次睇到呢啲咁既垃圾劇情,我既反應總係:「挑!熄電視啦,又係呢亭老土嘢!」

諷刺既係,連心穎同米梓橋既故事入面,居然都要響不情不願之下,滲入了一點點類似既情節。

那天差不多放工時間,我收到心穎既電話:「橋,大件事。阿媽打電話嚟,話阿爸行行吓街暈咗一暈,送咗入瑪麗急症室。我衣家趕緊去,你可唔可以去醫院陪一陪我?」

「好,你響邊?」我問。

「我仲響中環,有人車緊我過去醫院。」心穎說得有點急:「我地響醫院等啦。」

「哦…」我無意識地應了應:「我盡快過嚟。」

收到心穎電話既時候,我手上還拎住剛從客人手上回收返嚟既電腦底板。本來打算返回公司放低的,但事出突然,我還是即時跳上的士,以最快的速度飛奔到醫院去。

我響醫院既大門就碰到心穎了,跟在心穎後面還有一個男人。

儘管我好清楚,我嚟到醫院既「任務」,係陪心穎睇一下世伯既情況,不過我不自覺將所有既焦點,都放咗響心穎身後嘅呢個男人身上。

這個男人,我估,大概俾我年長四、五歲吧。坦白講,OK幾靚仔的。他穿著一件灰色西裝,恤衫上的領帶大概是脫掉了。遠望過去,很「年輕才俊」feel的。

「你一定係阿橋了。」年輕才俊友善地跟我微笑點了點頭:「見到你就好了,我交返個女朋友俾你啦。」

「你係…」我手上仍拎住果大大塊電腦底板,加埋剛剛在客人那邊「體力勞動」完畢,滿身汗臭,我估,那時我個樣應該係好難睇的。

「我係Marcus,Stephy嘅同事。」Marcus還是禮貌地向我笑了笑,然後轉頭向心穎說:「咁聽日公司見啦,如果有嘢要我幫手嘅話,just feel free to give me a call。」

Marcus。是心穎之前提過的那個Marcus。

*****

心穎同我去到醫院既時候,世伯其實已經醒番冇咩事。醫生話懷疑佢個肝可能有啲小毛病,所以最好留一留院做個詳細檢查。當日心穎同我都有點掉以輕心,而我亦只係客氣地請世伯多點休息。事實上,當時所有充滿著我腦袋既,其實全部都係有關Marcus的。

及後既檢查,世伯被診斷出有肝癌,那已經是後話了。

離開醫院,我送心穎返回佢響香港仔既屋企。一路行番去既時候,心穎忽然跟我說:「橋,你冇嘢想問我?」

「hmmm,我其實唔識問。」我抽了口涼氣:「你講乜,我就聽乜吧。」

「放工果陣我收到媽咪電話,就諗住響中環飛的去醫院…」心穎說:「不過一落樓,發覺的士站條龍好長好長。我醒起Marcus平時都會揸車返工,我心急起上嚟,就打電話俾佢,問佢可唔可以車我一程。」

「嗯。」我點了點頭:「其實我冇問題的。」

「不過,佢都好似幾nice幾gentleman丫。」我補充說:「被佢追求都應該幾幸福丫我估。」

「哈哈,其實都ok架。」心穎微笑點了點頭:「講真,佢同以前追我果啲男仔,感覺有啲分別的。」

「哦?」我好奇。

「你記得以前追我過我果啲男仔…好多都好agressive既。」心穎扁了扁咀:「佢地通常向我表達咗有意思之後,好快就會逼我俾個答覆佢地咁。我同佢地講,我已經有穩定男朋友嘞,所以請佢地唔好再浪費時間,佢地一係即時好似好掃興咁彈開從此消失,一係就好似發咗狂咁,叫我即刻飛咗我男朋友去同佢一齊。最癲果個,仲癲到去你屋企尋仇,我諗你都記得啦。」

「嗯。」個癲佬我當然記得啦。我第一次見女朋友響自己面前喊,咪就係因為呢條癲佬囉:「男仔通常都係目標為本丫嘛。都見冇機會嘞,梗係即撇啦。」

「其實咁多年嚟,追我既人冇錯係好多…」心穎深呼吸了口氣:「不過真正會堅持落去既人,其實少之又少。我通常一話佢地知我有男朋友,佢地就會走到連影都冇。」

我點了點頭。

「Marcus係有些少特別既。佢差不多大半年就前同我講,佢好想我做佢女朋友。我當時其實即時拒絕咗佢,仲話俾佢知,我有個拍咗七年幾拖既穩定男友。」

「跟住佢點?」我問。

「佢話唔緊要,反正我一日仲未結婚,佢都仲會當自己係有機會的。佢仲話如果呢段日子我同男朋友有乜嗌交冷戰分手的話…記住俾個機會佢。佢會響度standby的。」心穎講既時候,還帶住一點微笑。

「嘩,原來高手嚟架喎。」我苦笑。

「係呀,講真都幾高架。」心穎也笑了笑:「有個條件唔差既男仔,明知你有個男朋友,自己暫時都冇機會,都同你講話會仲肯standby等你,即使係真又好假又好,女仔點都會覺得有些少感動既。而事實上呢,even響我拒絕過佢之後,so far佢都仲係一直對我好好。」

聽完心穎既說話,我不禁深深地呼了一口氣:「咁我其實係咪應該擔心一下我響你心目中既地位呢?」

「哈哈!」心穎又露出了一個蠱惑既樣子:「咁你真係要對我好啲先得啦。」

「不過放心,我仲未feel到我對呢個朋友有任何心動感覺喎。你個位,仲好穩。」說罷,心穎響我臉頰輕吻了一下:「我到啦,今晚唔該曬。」

有關俾男孩子追既事,咁多年嚟,心穎都係同我如此坦白的。對好多拍緊拖既男女嚟講,傾呢啲「敏感話題」往往可以爆大鑊,甚至搞到分手收場。心穎同我傾呢亭事情既時候,我地卻永遠都好似閒話家常一樣。我有時都會懷疑,咁樣到底係咪唔正常…特別係,響我呢段自信心異常低落既日子。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episode-six.html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4 21:37重新編輯 ]
在線MatthewB
發帖
18687
好友元
2023
閱讀權限
18887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7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Seven
好多年之後,響心穎同我既婚禮入面,Marcus係我地其中一位坐上客。

我慶幸響我既生命裡面,曾經出現過Marcus呢個人。我同心穎拍拖既日子裡面,遇過好多形形式式既「情敵」。然而最後可以由「情敵」演變成「朋友」既,就只有Marcus一個。


對我嚟講,Marcus係一個好好既對手,而且係個百份百既君子。一個男人既成長,有時係需要一個強勁既對手響身邊催谷一吓的。如果當日我最終輸咗響佢既手上,我必定會輸得心服口服,然後祝福佢地幸福快樂的。


*****


醫院既報告話,世伯個肝有個腫瘤,是惡性的。


報告出咗之後,心穎既生活節奏,就開始有明顯既改變。外資銀行果份工,心穎當然繼續要返,但工作以外,卻要騰出額外既時間照顧世伯。家事繁忙,工作亦繁重,再加上擔心世伯既病情,情緒長期受壓,心穎既身子也變得越黎越差。


響世伯有病呢大半年,係我見到Marcus身影最密既日子。據心穎後來講番我聽,果段時間因為家事太過繁忙,成日頻頻撲撲,佢響公司既工作跟本係冇能力集中去做,所以犯咗唔少錯。Marcus暗地裡響背後幫佢補咗唔少鑊。偶然我都會見到Marcus揸車送心穎去睇世伯,我果陣就不禁響度諗,原來香港地有架私家車都真係幾重要。


Marcus呢個對手,給予我好大既壓力。壓力既來源,並唔係因為Marcus比我名成利就,有車有樓。講真,以前曾經追求過心穎既男孩子當中,比Marcus來得更富有的,其實大有人在。面對果啲有錢既對手,我反而都冇真正驚過。但係Marcus就有啲唔一樣了。呢位對手既魅力在於,佢從來唔會刻意賣弄自己既事業同成就,佢明知佢既對手「我」,響牌面上即使輸晒俾佢,亦從來唔會刻意踩多兩腳。相反佢選擇響心穎既背後默默地對佢好,讓自己既「分數」一點一滴地累積,然後靜靜地期待心穎有一日會感動起來。


呢種對手,太難纏了。


你好清楚,有呢種人響身後,只要你一不留神稍有鬆懈,佢就可以超越你,甚至徹底地打敗你。


*****


「橋,今日交易廣場果邊要on-site support,要我地派四個engine過去。」七叔一邊在電腦上玩拆炸彈,一邊跟我說:「本來杰仔去既,不過佢今日病咗,你去頂一頂啦。」


「哦…」我應了應七叔:「有啲乜嘢要做架?」


「挑!去到果度人地叫你做乜春你咪做乜春囉!」七叔老沒好氣地說:「好似話佢地今日有個記者會,應該都係要你地去搬搬抬抬,最多都係幫吓手駁吓cable咁既遮。我派得俾你做既嘢,可以有幾難丫?難既你都唔x識做啦!」


七叔硬係鍾意九唔搭八都要串我幾句先安落的,我其實真係唔知道,我到底有啲乜嘢得罪過佢。


七叔將Job Sheet交俾我,我一望:「咦?呢間咪係心穎做果間公司?乜原來係我地既客嚟架?」


知道今日要去心穎公司出job,唔知點解,心裡面總係覺得有啲唔舒服。


我地一行四個engine,大約兩點鍾就到達咗客人響交易廣場裡面既辦工室。記者會將會響四點半舉行,大概都係甚麼業績發佈會之類吧。一如七叔所講,我們到這裡既工作,都係不外乎擔擔抬抬,並幫佢地駁好晒啲線,預備一陣間既記者會。


大約三點左右,有個疑似係高層既中年男人走過來,將一部notebook交到我手:「我陣間會用呢部嘢做presentation,幫我駁好啲線佢,同埋make sure佢上到網。」


我沒頭沒腦地「哦」了一聲,便接收了那部notebook了。


我小心將那部notebook放在咪前既講台上,並插入Lan cable:「喂,兄弟,過一過嚟幫一幫手,部notebook個lan port好似唔係好妥喎…上唔到網喎!」


「咦,係喎…」跟我一起來既阿仁連忙檢查那部電腦:「你睇吓,機上面個Lan Port鬆鬆地呀,接觸個位唔係好穩呀。你睇盞綠色燈,又著又熄咁。」


「係喎。部機咁樣唔掂喎。」我說:「我去搵番頭先果個老細,睇吓可唔可以將佢一陣間用嚟presentation既data,copy去另一部機果道啦。用呢部既話,press con中途講講吓斷咗線就大檸樂了。」


「你知道要抄邊啲data咩?」阿仁問。


「梗係唔知啦…」我說:「就算知,我都要問準咗佢先可以開佢啲file啦,要搵佢返嚟先得啦。」


阿仁點了點頭:「贊成,快啲去搵佢。」


我問了一問在那裡工作的同事,知道剛才那位高層的辦公室在樓上,便走上去嘗試搵佢了。殊不知,佢既唔響自己既辦公室,就連坐正響佢間房外面既同事,都冇一個知道佢去咗邊。我望一望錶,三點半了,離開記者會還只剩一個鐘頭。我唯有搵果度的同事,幫我留個口訊給那位高層,請他收到message後立即找我們。


我回到記者會現場,跟幾個一起來既同事一起準備。我們一直等,都等唔到notebook既主人出現。


四時十五分,那位高層終於出現響記者會現場:「喂,你哋搞掂晒未?」


我知道大鑊了。呢條高層響過去果個幾鐘,唔知閃咗去邊。從佢剛才既問題,我肯定佢並冇收到我既message。


「有冇搞錯呀!上唔到網你依家先講?」高層聽到我們將Lan Port鬆鬆地既問題提出之後大發雷霆:「陣間開開吓記者會斷咗線,你哋邊個賠呀?」


我本來想提議,將那些data抄過去另一部冇問題既notebook果度,但我望一望錶,離記者會開始時間還不到十五分鐘,我擔心時間唔夠。


「其實應該只係個Lan Port鬆鬆地,接觸點唔係好實淨遮。」阿仁向高層提議:「不如咁吖,我搵將膠紙幫你固定好條Lan線同個Port,我諗應該冇問題既。」


「應該?」高層聽完阿仁既建議之後,反而更火光了:「萬一中途啲膠紙甩咗咁點呀?你係咪傻架?」


我同阿仁當堂唔敢出聲。




「咁啦,與其你搵膠紙紙黐住,我寧要要安全。陣間記者會果陣,你哋搵個人企響我側邊,全程幫我襟實條線啦。」高層望住我:「阿哥仔,就你啦。」


「吓?」我覺得呢個方法實在戇居得過份,但係七叔交帶落,「人哋叫你做乜就做乜」,職責所在,我係冇得推的。


「阿哥仔你陣間醒定啲呀。」高層面色唔多好睇:「陣間如果中途有咩斷線呀、故障呀,我一定追究你地間公司的。」


記者會開始,高層上台講嘢,我則一碌木咁企響佢隔離,用一隻近乎麻痺既右手,襟實接駁去高層部notebook度既lan線。我隱約聽到,台下既觀眾見到台上有條低能仔,響度做人肉膠紙襟住條線,大概個畫面太搞笑吧,好多觀眾都忍唔住笑咗出嚟。果日既記者會,無線《今日財經》都有黎拍攝。我個木獨既衰相俾人影咗入鏡。同事們響電視度見到我,第二日返到公司,俾佢地笑到我面都黃。


呢件事令我好唔高興既原因係,當我全程企響呢個高層既側邊,「盡忠職守」地望住條線,慌死我手一鬆會搞垮佢地個press con既時候,記者會完結既一刻,我先發覺,所有既presentation data,根本全部都係store響高層部電腦既hardisk裡面。成個presentation既過程,佢跟本係完全冇需要connectinternet又或者intranet。只係唔知條高層發咩神經,係都要make sure部腦要接駁到去internet先安落。換句話講,我呢條傻仔,全程企響佢側邊俾人笑到面黃,其實係百份之百多九餘的。


俾人笑你低能,其實我還可以接受,冇問題的。不過記者會上既坐上客,我見到心穎同Marcus。男孩子響覺得自己好樣衰既時候,都係唔希望女朋友會見到的。呢次仲係近距離俾自己既女朋友同埋情敵一齊「見證」我既「瘀皮一刻」,我覺得丟假到想搵窿捐。


我響度諗,如果心穎既同事知道,企響高層隔離既果條傻仔,就係佢男朋友…我覺得實在係好丟心穎既假。


記者會完結之後,心穎走埋嚟搵我。我好擔心佢其他同事會發現,原來呢件蛋散就係佢既男朋友,所以當佢走埋嚟我果邊既時候,我只係尷尷尬尬敷衍咗佢兩句,然後就借詞急急腳彈開閃人了。心穎係個聰明既女孩子,佢見到我既反應,我當時諗緊乜,我知道佢其實feel得到的。只不過,男孩子害怕自己會令女朋友丟假既感覺,太恐佈了。那一刻既感覺,我諗我一世都會記得。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episode-seven.html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4 21:37重新編輯 ]
在線MatthewB
發帖
18687
好友元
2023
閱讀權限
18887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8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Eight
記者會之後既一個禮拜,唔知點解,我總係嘗試「逃避」著心穎的。


見到心穎既來電,我有時會扮收唔到。當扮收唔到得太多,終於「逼於無奈」要接聽佢既電話時,我則求其敷衍幾句,然後唔係扮忙、就係扮眼瞓,總之盡量拿拿臨收線。

當然唔係心穎做錯咗啲乜嘢事,而係記者會之後,我真係覺得好丟假,好醜。每當心穎打電話嚟,我就不自覺地諗起當日自己果個丟假既樣子。跟住我又忍唔住會胡思亂想,佢啲同事會唔會響心穎背後指指點點…笑佢有個咁廢柴既男朋友。


一個人冇信心既時候,的確可以好恐佈。明明冇人睇你唔起,但你自己又總係響度疑神疑鬼。呢種無謂既猜疑,除咗令到自己冇運行之外,好多時候仲會傷害埋果啲仍然愛錫你既人。唔怪得俗語有芸:乜嘢都可以輸,唯獨信心唔可以輸。


我識有啲朋友,當自己既女朋友俾人追既時候,總係會大發雷霆,又拍檯又爆玻璃。我怕痛,呢亭咁既火爆場面一向都唔岩我style。可能係心穎一直以黎都「識做」,所以我從來都唔需要發啲乜嘢脾氣,去嘗試勉強保住一段關係。事實上,我亦相信女孩子係有權利選擇一個更適會自己既人。如果真係有個咁既人出現,佢要走,你莫非可以唔放佢走?維持一段關係既關鍵,係不斷努力地去推動自己,讓自己成為最適合你另一半既一個人。但係有啲時候,事與願唯,那你就唯有認命吧。


當信心最低殘既時候,我曾經低能到響度諗:「響我仲想逃避心穎既呢段時間裡面,佢有Marcus照顧住,我其實應該冇嘢需要擔心丫。」


一個男人,如果冇志氣到連自己女朋友可能被搶走都覺得冇所謂既話,咁仲會有啲乜嘢可以令佢真係擔心丫。


*****


晚上九點左右,我既手提電話出現心穎既call display。我唔想接,所以刻意冇聽,任由電話繼續響,直至對方掛線為止。


大約五分鐘之後,心穎又打電話來了。我同樣扮聽唔到電話,任由電話不斷響。我自己則獨個兒在大家樂,繼續食那份牛扒餐。


我在大家樂坐咗差不多半個鐘,忽然電話響起,個call display我從來都未見過的,於是我連忙按掣接聽。電話既另一邊,傳黎一把男聲:「你好,請問係咪阿橋?」


「我係呀…你係邊位?」我問。


「我係Marcus,Stephy個同事呀。」Marcus語氣有點急:「係咁既,Stephy頭先響office唔係好舒服頭暈,衣家佢步履都唔係好穩。你方唔方便衣家過黎我地office,送佢返屋企?」


「Marcus,佢有些少血糖低架…」我冇諗太多就跟Marcus說:「麻煩你幫手搵兩塊chocolate俾佢食先,記住千祈唔可以係dark chocolate,佢唔肯食既。」


「好,我去pantry拎俾佢。」Marcus說:「咁你快啲過嚟,你去到office樓下打電話俾我。你電話個call display見到我個冧把嗎?」


「見到。」我說:「我好快到。如果食完朱古力之後都冇好轉既話,你記住call我。」


「OK,陣間見。」說罷Marcus便掛了線。


我跳上的士,飛快從北角去到中環。心諗:「心穎你個衰妹梗係又掛住開工唔食飯啦…由細到大都係咁既,明知自己血糖低唔餓得丫嘛…」


十點左右,我到了心穎既office。Marcus走出來替我開門。


「心穎情況OK嗎?」我問。


「俾咗兩片朱古力佢食,真係好番好多啦。」Marcus微笑:「佢響meeting room休息緊,我帶你入去搵佢丫。」


「Marcus,係心穎叫你call我?」我一邊跟住Marcus朝會議室方向走著,一邊問。


殊不知Marcus忽然停下腳步,並呼了一口大氣:「橋,實情係咁既。Stephy初初見唔舒服既時候,佢自己就已經打電話俾你,不過佢話你收唔到call。後來我見佢面色越黎越差,我話不如我揸車送佢返屋企啦,佢死都話唔駛,佢淨係不斷叫我幫佢搵你過嚟。」


原來我刻意唔聽既果兩個call,係心穎打黎「求救」的。忽然我覺得好內疚。


「呢啲時候,Stephy始終都淨係想你響身邊。」Marcus嘆氣:「前面轉左就係meeting room,你女朋友響裡面。」


我點了點頭。


「我又交番個女朋友俾你啦。」Marcus露出一個苦笑既表情:「我打電話幫你地call的士。」


*****


我見到心穎時,心穎已經吃過朱古力,暈眩既情況已經好轉了。


「你梗係又冇食嘢啦。」我說:「你要識自己照顧自己先得㗎。」


「Sorry 阿橋。」心穎說:「一路掛住做嘢,都唔記得咗自己未食飯。」


Sorry?點解佢要say sorry呢?我心諗,講對唔住果個應該係我先岩。


我拖著心穎既手,好像有點燙:「心穎,你係咪發燒?」


「係呀,有啲感冒。」心穎說:「今朝返工前睇咗醫生啦。求先可能就係空肚食咗佢粒藥,所以頭暈囉。」


知道心穎病咗,我心裡覺得更加內疚。呢個禮拜,我不斷咁「逃避」同佢見面同講嘢,就連佢病咗我都居然唔知,唉,真係唔知自己點做人男朋友。


送到心穎返屋企,已經接近十一點。心穎既屋企人,全部都訓晒了。我同心穎坐響客廳梳化上,我其實好想同佢講一聲「對唔住」,只係呢句簡單既話去到口唇邊,又不自覺地吞返落肚。


「點解…」我問得吞吞吐吐:「Marcus話車你返屋企,你唔俾佢幫你?」


「橋,你記唔記得,十八歲果年果個暑假?」心穎躺在梳化上,合上了眼,聲線非常疲弱。


「嘩,好多年前啦喎…」我說:「印象好模糊吓啦。點解咁問?」


「果個暑假,我同班friend去溜冰受傷,隻腳打咗差不多兩個月石膏…」心穎微笑望著我:「有冇印象?」


「你講返起就梗係記得啦。」我說:「果陣你啲屋企人返晒香港丫嘛,得番你一個響果邊。我仲特登cancel咗我張機票冇返黎香港,留響果邊陪你。我阿媽知道我放暑假都留響多倫多唔返嚟,鬧爆我呀果次。」


「你知嘛,最初同你拍拖果陣,我真係完全冇諗過要同你一齊咁耐架。」心穎說:「果時本來諗住,我哋都係一、兩年貨仔,大家就可能要換畫架啦。」



「嘿嘿,乜你原來咁唔認真架?」我說:「不過唔怪你,我其實最初都係咁諗。」


「後來我受傷,你特登唔返香港留響度,仲日日咁過嚟,由朝到晚咁陪住我。」心穎笑了笑:「就係果陣,忽然覺得,你呢個男仔原來都真係幾好喎。我雖然見你呢個少爺仔幫我煮飯、執頭執尾果陣搞到雞手鴨腳咁,但係望見你每日都響度好落力咁照顧我,我反而覺得,好安心,好安全。我果陣就響度諗,或者,我將來可能真係可以嫁俾你。」


我只係一路聽,沒有作聲。


「自此之後,每次我有乜嘢頭暈身慶,我總係希望你響身邊。」心穎聲線變得更疲弱:「總之知道你響身邊,我個心就會安定落嚟。」


「放心,我喺度。」我拖著心穎的手:「對唔住。」


「橋,我知你諗緊咩。」心穎說:「每個人都一定有低潮嘅時候,冇問題㗎。我知道我男朋友一定捱得到過去嘅。」

「我只係呢兩年,響事業上比你運氣好一啲。」心穎虛弱地說:「你唔駛介意的。」


「嗯。」我點了點頭:「放心,我冇問題既。你唔舒服要早啲休息。」


我正準備離開,心穎卻忽然用力握住我的手。


「橋,如果你放手,我今次可能真係會俾Marcus帶走架啦。但係如果你選擇唔放手既話,我都一定唔會放手的。」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episode-eight.html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4 21:38重新編輯 ]
在線MatthewB
發帖
18687
好友元
2023
閱讀權限
18887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9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Nine
我估,世界上其實係冇人喜歡長大的。

長大代表住承擔更多既責任,面對更殘酷既現實。我地縱使知道我地需要長大,但我地絕大部份既時間,都在拒絕長大。

然而一個男孩子由最初拒絕長大,到後來努力逼自己快點成長,背後總要有一些原因去推動。人到中年之後,見既事情越黎越多,親眼見證過既婚姻破裂過案,亦實在唔少。當中既一啲個案,正正係作為老公既一直唔願長大,做太太既於是千方百計咁希望老公成長起來。太太越係心急,說話就越不自覺地刺中老公既痛處。當果個傷口被最親既人不慎再刺一刀,婚姻關係從此就再冇辦法修復到像從前一樣。

大部份既男人,都係受軟唔受硬的。一個唔願長大既大細路,當感受到身後既女孩子對自己既不離不棄,再死蠢既,都總應該有一點點醒悟的。

*****

仲記唔記得,人生第一次諗轉工,背後係乜嘢原因驅使你?

心穎果晚既說話,當然係一個「導火線」,讓我覺得,無論如何我都一定要向前行。當然,諗得轉工當然係期望能搵到更多既錢,但決定離開既最大理由,係覺得自己唔可以無了期地停留響一個不斷磨滅自己鬥志同自信心既環境堶情C如果再唔變,我終有一日,係會被逼放開我拖住心穎既一雙手,將呢個同我一齊八年既女朋友,拱手相讓俾Marcus。而呢一日,可能距離現在並唔係好遠。

第一份工,我做咗差不多十八個月。整體既經驗,雖然係麻麻地,但係走既時候,我其實係好唔捨得,同我一team做嘢既果班「兄弟」的。

我拎住十八個月既騎呢工作經驗,再加上一份唔見得人既大學成績,搵工既難度,其實唔見得比十八個月前少。呢段時間,有人搵過我做保險,又有人問過我有冇興趣入行做地產經紀。總之,唔介意我「背景」既工作,幾乎清一色同「銷售」有關。由於我有些少IT背景,於是我就諗,反正都係做sales,咁倒不如做一行我比較熟架啦。就係咁樣,我搵咗一份,響電訊公司裡面既sales工作,負責corporate client。

轉工既時候,有唔少朋友都勸我要諗清楚,做sales係一份三更窮五更富既工作,絕無穩定可言。以當日我既經濟狀況黎講,呢個可能係個相當risky既選擇。動筆簽約之前,我個心其實仍是十五十六。

「仲未諗掂聽日簽唔簽?」食飯既時候,心穎見我冇乜胃口,大概也估到我正在為乜心情忐忑。

「始終未做過孭quota既工,萬一做唔到數…」我望住我那份平時最愛既大家樂牛扒餐,也好像吃不下去:「要咬老底既話,唔夠生活呀。」

「其實份工岩唔岩你,我都唔敢講,始終都係要做過先知。」心穎扁了扁咀:「不過如果只係因為擔心底薪唔夠生活既話,就唔好諗太多啦。我份工仲好穩定,平時都夠洗的,真係有需要既時候,我啲積蓄應該都可以幫到手既。」


「唔得!」我反應也蠻大的:「我唔駛女人錢架!點可以要你幫架!」

「橋,咪咁啦。」心穎見到我反應咁大,都嚇咗一跳:「我地一齊咁耐,唔好咁都要同我計啦好嗎?邊有得分咁清話邊個幫邊個架?」

我果陣雖然環境麻麻,但對於洗女朋友錢,我還是非常避忌的。我大概覺得,呢樣係男人既尊嚴問題。但話雖如此,心穎同我講到咁,我又真係諗唔到理由唔去簽約返工搏一搏。我總唔能夠話「因為我怕自己萬一做唔到數要咬老底,會令我有需要洗女朋友既錢」,所以我就放棄一個轉行既機會掛?大佬,講出黎都覺得自己冇志氣啦。如果我係心穎,知道男朋友係因為一個咁「懦夫」既理由而放棄份工既話,我諗我真係會轉頭就飛咗你了。

我既Sales生涯,就係如此這樣開始了。


好多人都話,Sales係冇尊嚴嘅工作,客人面前你像條狗,老細捽數果陣又可以對你肆意侮辱。總之做得呢行,「尊嚴」係必須要放埋一邊的。我做Sales果兩年,見到好多人,特別係女孩子,入行唔到幾個月,有啲甚至試用期都未過就急急腳走人,主要都係抵受唔住「欠缺尊嚴」呢樣嘢。人嘅際遇好得意嘅,你以為跟咗一個冇料老細,令你完全學唔到嘢,浪費曬啲時間咩?往後睇返轉頭,你先會發現,原來自己響同佢相處嘅過程裡面,佢都曾經有塞過錢落你袋的。好次對上份工嘅七叔咁,當你受過佢對你每日既無理且近乎人生攻擊嘅肆意踐踏後,做Sales果陣所遇到嘅所謂「冇尊嚴」,就真係唔覺得有咩大不了。

我能夠由一個,每日袋住士巴拿同螺絲批響褲袋,負責擔擔抬抬嘅「藍領」,變回一個著西裝打領帶嘅「白領」,心裡面已經覺得好滿足了。要我做條冇尊嚴嘅狗,我又有乜所謂?

大概係Sales嘅入職要求,較其他行業相對寛鬆一點點,入職之後,我先至發覺同我背景相近嘅同事,原來也為數不少。佢地都係大學畢業,但好多同我一樣,主修咗啲冷門科目,又或者係大學成績唔多見得人的。難聽一啲講,都係一班「次一等」嘅大學畢業生。讀緊書嘅時候,大家或者都唔發覺,「讀得唔好」係會對事業嘅起步有咁大嘅阻力,仲天真到以為,只要畢到業有張沙紙就乜都得。到真正踏入社會,撞過板遇過挫折,先識得後悔點解從前讀書嘅時候唔俾心機啲。

第一日返工,有另一個同我年紀相若,叫做Charles嘅後生仔,同我一齊入職,一齊受訓。都係果句,人嘅際遇往往係意想不到的。當日同Charles熟落起嚟,完全因為大家都去到新環境,咩人都唔識,總要埋堆搵個伴。勢估唔到,Charles日後會成為其中一個改寫我人生既關鍵人物。

*****

心穎爸爸被診斷出有病之後,除咗改變咗心穎嘅生活節奏同安排之外,仲有一樣嘢改變咗:身邊越嚟嚟越多人向我地兩個催婚。

三姑六婆話,我哋如果結婚,會有冲喜嘅作用,對世伯嘅病情有幫助。

倒係世伯份人明白事理:「唔駛理佢哋啦,啲人都傻嘅。係好番嘅點都會好番㗎啦,洗乜信埋啲咁嘅迷信嘢?」

世伯有病之後,還是樂觀積極地面對。我望住心穎同埋佢阿爸,越嚟越覺得,「愛笑」同埋「樂觀」呢亭特質,其實可能係有遺傳的。

三姑六婆嘅可怕之處,係有本事將一件完全冇發生過嘅事,講到繪形繪聲。最初佢地口痕痕向心穎催婚,主要都係因為話要冲喜。後來佢地發覺心穎同我「居然」已經拍咗八年幾拖,佢地就開始對我倆「点解仲唔結婚」作出大量揣測。最common嘅講法係,作為男朋友嘅我「仲未玩夠」,所以將婚期刻意拖延。有時甚至會有人苦口婆心地勸心穎:「你地拍咁耐拖都唔結婚,好容易就會散㗎啦!」我哋聽完呢啲人嘅「勸告」,也只可以胡胡混混耍過就算。只係呢啲說話聽得多,我哋嘅壓力亦隨之而越來越大。

隔咗冇幾耐,醫生提議世伯不如開刀將腫瘤切除,世伯冇考慮太多就決定做手術了。我唔知道,係咪因為世伯响診斷出有病之後,有食過中藥嘅關係,腫瘤切除後,化驗報告嘅結果居然話,個腫瘤變咗做良性。我哋縱然覺得匪夷所思,甚至覺得有点像神跡一樣,但係呢個康復嘅「結果」,確係令心穎同佢嘅家人都鬆咗一口氣。

世伯做完手術之後果日,心穎同埋我一齊去咗醫院嘅ICU探世伯。我哋探世伯嘅時候,化驗結果其實仲未出嚟,但係經過咗一次大手術,心穎同埋屋企人又經過咗好一段食唔安瞓唔樂嘅日子,到最後終於將腫瘤切除,果種「死過番生」嘅感受異常強烈。人生其實冇幾多至親,生命無常,你亦永遠唔會知道,你會響幾時失去佢哋。這些說話我明白好老土,但卻係百份之百嘅現實。

響ICU堶控璁矰萷o同世伯,我不其然諗起自己嘅老豆。佢同我,足足年半冇講過一句說話了。

到底係,我對佢嘅憎恨真係咁大,還是憎恨已過,但維持住如此嘅關係,原全只因面子過唔去?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episode-nine.html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4 21:38重新編輯 ]
在線MatthewB
發帖
18687
好友元
2023
閱讀權限
18887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10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Ten
我覺得對一個男孩子嚟講,爸爸其實係一個好重要嘅Figure。


爸爸係小孩子嘅模仿對象,係小孩子嘅偶象,響兒子嘅心目中,爸爸無所不能。

正因為響男孩子嘅心目中,爸爸所代表嘅實在太多,當男孩子覺得被爸爸背叛,感受卻特別深刻。

*****
自從大學畢業當日,五姨向我講出有關老豆嘅事之後,我足足有一年幾唔肯同老豆講嘢。

起初,的確係因為好嬲好嬲,覺得老豆好對屋企唔住,所以完全唔肯同佢有任何交流。但係日子耐咗,果種憤怒嘅感覺其實已經續逐消退,大家依然唔肯講嘢,好大程度上,係欠缺一些「打破僵局」嘅勇氣。

同老豆呢年幾嘅「冷戰」經驗,令我諗起一啲好耐冇揾,想搵但又硬係的唔起心肝主動去搵番嘅老朋友。呢啲朋友,響未「失散」之前,大家可能曾經係推心置腹,互相扶持嘅好兄弟。唔知因為咩原因,某年某月某日開始,大家都冇再去搵對方,只係偶然響朋友嘅口中,又或者近年晌Facebook堶情A得知道對方嘅近況。你話你忘記咗呢啲朋友咩?又唔係喎,但係每次諗起呢啲朋友,心諗咁耐冇見不如約出嚟敍下舊,你又總係會為自己製造無限個藉口:自己好忙?過埋呢排先再搵人哋?唉,人哋咁忙,都係咪搞住人?你又咁諗,人哋又咁諗,於是大家繼續唔搵唔見唔瞅唔睬,但其實大家都可能只係等待緊對方嘅一個來電。

好老土,同心穎一齊响ICU果晚之後,我忽然覺得,同老豆嘅關係,唔應該再咁樣落去。兩仔爺關係解凍嘅過程,亦絕對冇咩感人肺腑賺人熱淚嘅過程。只係有一晚响屋企,當我見到老豆時,說了一聲:「嗨!」,就係咁簡單。

男人其實都係咁,好多嘢,無謂解釋了。一切都在心中就算。

後來有一晚,阿媽約咗舊朋友食飯,屋企得番我哋兩仔爺。

我落樓下燒味舖買咗兩盒叉雞飯,開咗兩罐啤酒,就同老豆開起餐來了。我諗一諗,自我十六歳俾佢送咗出國讀書之後,好似一直都冇試過同老豆單獨食餐飯了。

我吞咗一嚿又一嚿叉燒,最後還是忍唔住問咗一個,我一直都好想知嘅問題:「到底老豆當年點解會出軌,點解會背叛咗家庭?」

「仔,講乜叉都係嘥氣嘅,講到尾其實都係命。」

我聽到之後心堣@陣火光,心諗:「我頂你,你自己衰咗就認x咗佢把啦,你夠膽死無賴到賴自己條命?你冇嘢呀?」

「果陣文革吖嘛,你老豆我為咗逃避俾人批鬥,搏咗條命都要仆落嚟香港,落到嚟香港,冇耐就識咗你阿媽,跟住之後仲結埋婚添。」老豆邊飲啤酒邊講。

「挑,呢啲我早就知啦老豆。」我說:「我係想知,你點解要對阿媽唔住呀。」

「走佬落香港之前,我都有拍拖有啲女朋友吖嘛。」老豆又飲多兩啖啤酒:「果陣諗住偷渡去香港,預咗自己分分鐘連命都冇,咁梗係同條女分手啦。」

「點知居然真係俾我有命落到嚟,我咪以為,可以徹徹底底咁過新生活囉。以前響上面嘅女朋友,諗住呢世都冇機會再見架啦。咁我又識咗你阿媽,你阿媽又鬼咁好,我本來以為一切都會繼續順順利利落去的。」

聽到呢道,我已經多少估到故事嘅背後係點樣了。

「果年,你阿媽大肚陀住你,有一日突然有個女人走上嚟公司揾我,我一望,原來係以前响上面識落嘅女朋友。人哋又係搏咗條命偷渡落嚟,仲特登為咗嚟搵我,咁你想我點?」

「要講邊個啱邊個錯,咁梗係我錯啦,肯定係我對你阿媽唔住的。但係果陣人哋山場水遠落到嚟,我覺得唔可以唔理人哋吖嘛。後生,係會唔識諗㗎啦。我以為我咁樣叫做”負責任”吖嘛,以為咁樣做係別無選擇,我唔理佢佢會好淒涼,結果呢?三個人都痛苦,仲要一痛痛足幾十年。」

我聽完,覺得有點「說不出話來」嘅感覺。老實講,故事其實好簡單的:基本上係新歡同舊愛,響冇計劃過嘅情況之下忽然一齊出現,做男人果個醒到以為兩個女人佢都要孭起,於是冇作出任何選擇,兩個都要晒唔肯放棄。

我響度諗,假如換轉係我,遇上咁嘅情況,我又會點樣處理?

不忠固然唔值得原諒,但我覺得老豆犯上最大嘅錯誤,其實係過份自信。一個人要令一個女人,幸幸福福地去過一生,已經絶對唔簡單唔容易,我完全理解唔到,佢憑乜嘢可以相信自己,有咁嘅本事可以同時令兩個女人都幸福快樂?我或者對呢件事充滿偏見,睇法並唔中肯,但倘若當日老豆如果能夠堅持一啲,信守婚姻嘅諾言,佢果位前女友可能響香港已經搵到另一個好男人,過住正常嘅婚姻生活,唔需要唔見得光,孭住「二奶」嘅污名二十年;而我阿媽,心裡面亦唔會有呢一根刺,一直刺痛住佢,直到永遠。

一切都只因為,作為男人嘅太自負了。結果將三個人嘅人生,全都搞垮了。

老豆係屬於獅子山下奮鬥成功嘅一代人,也許當時嘅環境,也真係造就咗太多成功案例,大家都不知不覺地高估咗自己,而這個高估自己嘅代價,卻由三個人一起承受。呢件事,太死蠢了。

老豆歸咎呢個「悲劇」發生,係命運嘅驅使,我唔敢百份百予以否認,但我則認為,呢單嘢其實主要係「自大」所惹嘅禍。當一個人太過高估自已,以為自己乜都有本事處理嘅時候,佢哋自然會不自覺地將好多有潛在麻煩嘅事情攬上身,誤以為有本事完滿解決呢啲嘢嘅人,捨我其誰?結果呢?解決不成還連累他人。這不是因為命運使然,而係因為人性嘅弱點所致。

我冇遺傳到老豆果份超強嘅自信心,也從來唔敢高估自己。一個人晌事業同工作上,要遇上多麼複雜嘅事,也許自已並冇能力控制。但係響家庭、感情上,呢啲自己還有多一點把握去控制嘅事情上面,像我這種凡夫俗子,我覺得還是盡量保持「有咁簡單得咁簡單」,來得安全化算。

老豆留俾我嘅教訓係,於感情事上,即使你只係犯一次錯,你可能一世都要承受。

小心。

*****

轉行做了Sales之後,除咗頭一個月要咬老底之外,收入其實算係慢慢咁好起來。人有時係好膚淺的,搵錢多咗,自信心也隨之續漸增加。縱使收入並唔太穩定,但面對心穎嘅親朋戚友時,總算冇以前咁自卑了。

然而,我哋兩個差不多拍咗九年拖,都「居然」仲未拉埋,依然成為一眾食飽飯冇嘢做嘅三姑六婆,茶餘飯後嘅最佳話題。四週圍俾我地嘅壓力,亦越嚟越大。冇錯,我哋拍拖嘅時間的確係長,但係大家响向我哋兩個起勢咁催婚嘅同時,有冇留意到,我哋其實仲好後生?果年,我還只不過廿五歳。

咁多年嚟,心穎都係我唯一嘅女朋友,我亦認為呢個女孩子我係必定要娶的。但係一個屋企剛剛破產冇耐,大學畢業還不過兩年左右,仲要岩岩轉咗行嘅廿五歲後生仔,你expect佢可以有幾多基礎去應付結婚嘅開資?OK,我知道呢幾年心穎都儲到啲錢,最近仲升咗職加咗人工添,但係我總唔能夠,結婚嘅開資要由女朋友負責掛?男人總有些少無謂嘅尊嚴需要捍衛的。到時班口多多嘅三姑六婆,又會晌度通街唱,話心穎要貼埋大床咁嫁過嚟了。

噪音太多,加上當時我嘅事業又稍為有丁點兒好轉,有關「結婚」計劃嘅初型,心穎同我亦開始晌閒話家常嘅時段堶惘釧珧Q論。當時我哋估計,一切如果順順利利的話,俾我再儲多兩、三年錢嘅話,我估,我應該都勉強有能力,「體面」地娶心穎過門的。

當然,個condition係,要一切「順順利利」,才能成事。

然而際遇嘅嘢,總係變幻無常的。「一切順利」,其實係相當奢侈。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episode-ten.html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4 21:38重新編輯 ]
在線MatthewB
發帖
18687
好友元
2023
閱讀權限
18887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11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Eleven
Sales Team 係一個好特別既「組織」。同一team既同事,既係工作夥伴,但同時亦都係鬥到你死我活既競爭對手。響裡面,同事之間既關係,好多時都好微妙。

做Sales,有時好講運氣既。好運既時候,啲生意係會自動自覺送上嚟俾你,你有時甚至會應接不下。但唔好運既時候,任憑你幾努力,甚至不斷cold call不停掃樓,你就硬係冇辦法搶到一單生意返嚟。有啲管理Sales Team既Management,成日話只要你「勤力」,你係一定會做到數的。老實講,我覺得呢個係我響商業社生生存多年,聽過其中一個最荒謬既大話。事實上,有無數非常勤力既Sales,係不斷meet唔到quota,最終無奈離開呢一行的。

「勤力」大概不可能為Sales帶來成功,但有一樣嘢,我認為一定冇錯,就係交多幾個朋友。Sales Team裡面,大家其實都知道,今日我條數好賺錢多,下個月運氣一轉,我就可能霉到要咬老底。咬一個半個月老底,慳慳地都還可以勉強捱得過去,但連續幾個月唔到quota,你個飯碗,就唔穩陣了。所以sales之間,有時都要守望相助一下。你今個月仲差一張半張單先夠quota交差?ok,今個月我運氣好,有單剩,咁我就射住張單俾你今個月過關先啦。張單表面上條入咗你數,我同你背後啲錢點拆,私底下慢慢計啦。總之,俾你今個月過咗骨先算。

果陣,Charles同我,經常都互相「射單」。今日你救我一次,下個月可能又輪到我救番你。大家盡量「幫幫手」,keep住齊齊meet quota,彼此間既「友誼」,亦都係咁樣慢慢培養出嚟。

果陣時,跟我同Charles一齊常常「守望相助」既「盟友」,仲有一個叫做「德哥」。德哥年幾比我大上差不多五年,屋企裡面有一對仔女正在讀小學,仲有一個長期病患既媽媽要照顧,可想而知,家庭負擔其實幾重的。

德哥係個典型既「勤力型」Sales,Cold Call、掃樓,佢個個月都會做。任何一個既機會,佢都一定唔會放過,落足力去follow每一個lead。但係佢啲數,其實都係一般啦,總係浮浮沉沉。偶然一個月會做得唔錯,但係到下個月,可能又要靠Charles同我射佢一、兩張單嚟吊住條命。

好多人話,Sales係一行多勞多得既行業。我對呢個講法,其實幾保留。事實上,同社會上好多情況都好相似,Sales其實係一行「先來者著數」既行業,至於果啲「後來者」,即使付出幾多努力,都好難追上「前人」既成績。點解咁講?以我地做corporate sales為例,香港其實係一個唔係好大既城市。縱使商業機構眾多,但真正能夠長期俾到生意你既公司,其實寥寥可數。能夠有本事企得穩唔俾人炒既Sales,通常手上必定會有三兩個剛才所講既大客,定期為你落單。就係呢啲咁stable既單,令到呢班Sales能夠期期都到數,每個月都穩賺理想既佣金收入。

問題係,呢班Sales揸住呢啲客,除非逼不得已,否則佢地係一定唔會將呢啲客仔放出嚟既。新入行既Sales,由於根本冇機會可以掂到呢類客人,佢地就只可以向市場上面,仲未有人「mark」咗既公司埋手,而呢啲公司,通常都唔會係咩大機構,就算今個月俾到些少生意你,下次再有機會俾生意你做,可能已經係三、五年後既事了。新入行既Sales,欠缺大客做後盾,作為穩定收入既來源,面對每個月俾人無情地去捽數,自然唔容易捱。後來我發現好多公司既Sales Team其實都有類似既生態出現:幾個老鬼top sales,揸住幾個超級大客響手上,收入既理想又穩定。呢幾個老鬼sales因為上咗神檯,查實唔駛點做,勤力就一定冇佢地份,但每個月收入最高既員工,佢地卻一定入圍。由於收入理想,佢地閒閒地會響公司做番十年八載,好穩定的。但另一方面,同一條Sales Team裡面,又必定會有一班新嚟既年輕Sales。佢地每日都努力搵客,但因為大客永遠唔會到佢地手既關係,佢地搵來搵去,都只係啲魚毛般既客仔。偶然可能俾佢地撞到一單半單比較似樣既生意,但絕大部份既時候,佢地都好似德哥一樣,浮浮沉沉,徘徊於到數與唔到數之間。呢班新入行既Sales,因為成日meet唔到quota,於是時不時就會「被逼」轉工,由一個行家,轉去另一個行家,又再轉去另一個行家…直至有一日,轉無可轉,最後唯有轉行,從此脫離Sales呢一行。坦白講,其實幾悲哀的。

*****

講遠咗了。

初初做Sales頭半年,除咗頭一個月要咬老底之外,收入都係穩步上揚的。我當時還以為,我既事業,應該真係出現咗啲曙光了。但係半年之後,科網既熱潮開始續逐散去,外圍經濟又唔掂,再加埋阿董生話,八萬五忽然「唔存在」了。香港既經濟環境,其實係越黎越麻麻的。

經濟唔好,Sales既收入自然差。企業要cut spending,IT項目既開支必然係首當其衝。頭半年既「風光」日子,好快就煙消雲散,咬老底既月份,亦時不時就出現。如果唔係靠住Charles同德哥,一齊「互相扶持」,大家份工,可能真係保唔住的。

「橋,月尾有冇單剩呀?今個月差兩張先夠quota呀…」食飯既時候,德哥苦惱地說:「上個月我已經meet唔到,阿頭話今個月再meet唔到,真係炒魷架啦。」

「Sorry呀德哥,我自己都唔夠單。」我搖了搖頭:「今個月我都咬老底咋,幫你唔到。」

「哈哈,我成個月得一張單。」Charles苦笑:「一張單同零張單,都一樣係俾阿頭『小』到上天花架啦,冇分別嘅。我射我果張單俾你啦德哥。」

「你講真?」德哥有點顎然:「Charles,咁點得呀?唔好意思架喎。大家一場兄弟,你自己都唔夠數,我唔想拎你呢啲著數呀,我過意唔去架。」

「客咩氣丫德哥!」Charles笑了笑:「下個禮拜聖誕啦。年尾流流邊有客會同你開單吖。你屋企負擔重呀,你唔食你啲細路都要食啦。我單身寡仔,我冇所謂呀。」

「同埋呢…」Charles飲了一口咖啡:「我查實諗住遞信唔撈了。」

其實也難怪,市道唔好,做Sales越嚟越搵唔到食,這樣既環境,自然會令一部份既行內人選擇離開。德哥同我都追問Charles劈炮唔撈,跟住有乜打算。Charles總係答得支支吾吾。不過果陣德哥同我,都正正為咗當月條數煩惱不已,所以都無暇向Charles追問了。

*****

果年既聖誕節,係咁多年嚟其中一個我過得最唔安落既聖誕。

Charles遞信辭職,循例要響公司坐多兩個禮拜至可以走人。聖誕長假期前既「捽數」大會,阿頭響知道Charles辭職了,就連數也懶得向佢捽。之前預計,因為「零開單」而被阿頭「小到上天花」的場面,自然亦冇出現。

這天既捽數會開了近十分鐘,我還未見到德哥蹤影。德哥份人好少遲到的,我推了一推坐響我隔離既Charles:「德哥去咗邊?」

Charles聳了聳肩。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除了已經遞咗辭職信既Charles外,我們每一個Sales,都輪流被阿頭「捽」了一round。捽數通常都只係鬧你冇Q用,又唔俾心機搵新客,再兇下你,如果下個月再唔到數就亭炒諸如此類。老實講,呢種"motivation"既效果,好有限既遮,一個唔留神,仲可能會有反效果。即使到咗今時今日,我都依然覺得,要用到又鬧又嚇既手段去管理下屬既老細,通常都係冇乜料到的。

當阿頭捽完數之後,佢忽然話有事宣佈。

「今日想同大家講,嚟緊將會有兩個同事離開我地。第一個係Charles,早兩日佢同我辭咗職嘞,呢個消息,我諗你地可能知得仲早過我。一場同事,我響度祝Charles前程錦繡吧。」

「第二個,係德哥。」阿頭說話時停了一停:「發生咗某啲事情,公司決定同德哥即時終止僱傭關係,所以大家唔會再見到德哥返工了。」

我跟Charles互相望了一眼,心諗:「發生咩事?」

德哥今個月唔夠數,呢樣嘢Charles同我一早就知。但係做唔夠quota,都唔應該係乜嘢大件事到,要即炒下話?今朝返嚟既時候,德哥個位啲雜物仲放晒響度,好明顯德哥自己係唔expect佢會響一個咁既狀況底下被人炒魷的。

搞咩呀大佬?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episode-eleven.html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4 21:38重新編輯 ]
在線MatthewB
發帖
18687
好友元
2023
閱讀權限
18887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12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Twelve

返呢份Sales工既第一日,我記得阿頭曾經同我講:「我地既Sales Team裡面係唔容許有弱者的。」


果陣,我其實當阿頭響道發噏瘋的,反正好多middle management都喜歡講到自己懶係勁咁,我都冇刻意留心佢所講既呢啲說話。我心諗:弱者嘛…咩叫做弱者先?係咪做唔到數就叫做弱者?Sales呢行,查實都唔駛你開口話「容許」定「唔容許」架啦,搵唔到食既Sales,自動自覺就會走,邊駛你趕架?


我當時的確係咁諗。不過「Sales搵唔到食會自動走人」呢個我認為straight forward到不得了既結論,響我做完兩年Sales之後,體會就有啲唔同啦。係,正常情況的確係咁既,但Sales搵唔到食,好多時候其實係因為個大市唔掂。除咗果班拎住大客既老鬼外,其實全行都冇啖好食。咁即是話,Sales響A公司搵唔到食,其實佢心知肚明,即使佢走去B公司、C公司度撈,同樣係唔會搵到食既。而且大市差既時候,B、C、D、E、F公司,根本都唔會請人,於是乎,Sales即使響A公司搵唔到食,個個月局住咬老底都好,只要佢面皮夠厚,佢必定會賴死響度唔走的,因為佢知道出面根本係冇更好既option。


至於咩叫做「弱者」,我一直以為阿頭所指既,係「做唔夠數」既銷售人員,但原來,弱者原來仲可以有其他解釋的。


*****


捽數會之後,我同Charles匿咗去office既後樓梯打電話俾德哥,我地實在太想知發生咩事。


原來,事情係咁既。


Charles射咗張單俾德哥之後,德哥仲差一張單先meet到quota。原來前日阿頭召咗德哥入房,同佢講,佢已經有兩個月唔到數,如果今個月都再meet唔到數,咁就麻煩佢執包袱走人啦。德哥屋企有大有細,阿頭咁樣同佢講,佢當堂嚇到腳都軟埋。


老實講,跟咗呢個阿頭咁耐,一向都知佢份人,最鍾意講埋啲懶係霸氣既說話黎拋人。呢亭甚麼「再唔到數就好自為之」之類既「標準台詞」,Charles同我查實都唔知聽過幾多次,次次都係「虛應」咗就算數。不過德哥份人老實,阿頭咁樣嚇一嚇佢,就真係拋到佢囉。


聖誕假期前夕,德哥知道客人會響呢個時候向佢落單既機會接近零,於是佢做咗一件,愚蠢到無可再愚蠢既事。


據德哥自己講,當其時佢有幾個「煲緊」既客仔,當中有一間公司,話得事果個係個中年既婦人,同德哥都幾好傾的。德哥話,中年婦人果間公司其實同佢傾好曬啲terms,準備開單。不過大概因為長假將至,個個都holiday mood,開單既嘢,放完假先算啦。


德哥當然唔係咁諗,佢一心諗住要響「捽數會」之前close到呢單deal,等佢夠數meet quota,先可以避免唔駛執包袱。佢見果個中年婦人好似都可以有商有量咁,於是就去搵呢個婦人,求佢可唔可以早少少俾佢close咗單deal去meet數,幫佢過到呢關。


德哥份人,可能真係老實得滯啦。佢居然完完本本咁同呢個婦人講出自己做Sales既苦況,仲同人地講埋自己屋會有大有細等佢養,唔可以冇咗份工芸芸。中年婦人同德哥傾既時候,表現得好同情阿德哥既苦況,仲話會盡量說服老闆俾佢響假期前開埋張單。德哥以為冇死啦,今次遇著個貴人肯幫自己,呢次應該可以順利過關的。點知,呢個中年婦人不單只冇幫阿德哥手,說服佢老闆快啲俾錢開單不特止,仲特登打電話嚟我地公司投訴,話阿德哥好唔專業,響佢面前扮死狗,又生又死又冇錢開飯又乜又物,講到尾都係要「逼」佢地快啲簽單。


呢個投訴,話咁快就傳咗去阿頭果度。阿頭同德哥講:「我地既Sales Team係唔容許有弱者既。你自己做唔到數,就去人地公司度扮死狗搏同情,仲要響客人面前數落自己既公司,咁樣係嚴重影響公司既形象…」


meet唔到quota,公司或者都仲未會即時郁你。但影響「公司形象」嘛…或者正確啲講,你咁樣響外人面前講你份工有幾難哽,等於變相插你阿頭,阿頭覺得丟假,佢點會仲肯俾你留響度?


對於德哥被炒鱿,我心堶惆銋磭Y有一點内疚。當日德哥差兩張單就meet到quota。Charles射左一張俾佢,德哥向我求救嘅時候,我卻以「今個月連我自己都唔夠單」為理由推咗佢。我唔夠單meet quota的確係真,但係一張半張單,響果一刻對我嚟講係咪真係咁重要?如果我肯射張單俾佢,佢大概就唔會去求果個中年婦,佢份工,應該仲保得住。


「唔關你事既。」Charles拍了拍我膊頭:「邊個知道會變成咁?」


「得啦。」我點了點頭:「講開又講,幾時last day?」


「過埋聖誕,返埋跟住個禮拜…」Charles說:「除夕就byebye啦。新既一年,剩低你一個啦。」


「你條衰仔冇義氣,話走就走!」我說:「你仲未話我知,跟住去邊喎。」


「見同你熟先講,我返屋企幫手。」Charles講得鬼鬼祟祟:「我屋企做玩具嘅,有間廠仔响上面,我阿爸老啦,佢又唔想做,但又唔捨得賣咗佢,於是咪成日都催我返去幫手囉。」


「頂你吖!」我一拳打落Charles嘅手臂上:「你條友仔都呃得我透啦,原來太子爺嚟嘅!你仲成日响我面前扮窮?你回水呀!」


「妖,唔係有心想呃你哋架,你地冇問,我咪冇講囉。」Charles說;「我本來就係唔想返去幫手,先至求其搵份工,塞住我阿爸把口,做落又識咗你哋,又做得幾開心,咪一路咁做落去囉。不過最近捽數捽到越嚟越變態,呢度越做越唔過癮,加上阿爸又發老脾,咪因利成便,辭工返去幫手囉。」


聽罷,我也只能嘆一口大氣:「Charles,你係太子爺都仲話唔撈嘅話可以返屋企做吖,我唔撈嘅話,都唔知可以去邊!」


Charles辭工,德哥被炒,公司冇晒自己友,新嘅一年,肯定會好難捱。


*****


果個聖誕,仲有另一件事對我影響好深的。


十六歲果年嘅十月,我認識咗心穎之外,同一個禮拜,我響學校嘅球場度黐咗幾場波踢,認識咗幾個到今時今曰仍係最親密嘅死黨。其中一個,叫高佬文。


我一向認為高佬文其實係個天才兒童,讀書果陣,佢基本上係唔駛點讀,輕輕鬆鬆就可以考上全級頭果幾名。後來佢考咗入當地最堅果間大學讀電腦,當然又係以全級頭果幾名畢業。高材生同我呢亭二流大學生相比,事業嘅起步自然有好大嘅分別。當我還在觀塘擔擔抬抬嘅時候,高佬文就已經被全球其中一間最把炮嘅科技公司聘請咗,過住高薪厚簶嘅打工仔生活。


當我以為呢個天才兒童會一直留響北美過呢種高級打工仔嘅生活時,呢個聖誕,佢卻忽然出現響我面前。


「高佬文?搞咩呀?點解你會響呢度嘅?」我問。


「好悶呀!我頂唔順果邊啲生活啦!」高佬文說得有點聲嘶力竭:「我唔想再幫佢地打工啦,真係就快悶瓜我啦!我今次係回流返嚟香港長住!」


天才嘅諗嘢方法,大概從來都同我呢亭凡夫俗子有好大分別的。據高佬文後來同我講,佢離開北美嘅原因,係因為佢忍受唔到自己要俾一班比佢蠢十倍嘅鬼佬head住喎。然而這是否過於衝動,那就只有當事人先知道了。不過佢當日呢個決定,卻原來改變咗我住後十年嘅人生。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episode-twelve.html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5 12:33重新編輯 ]
在線MatthewB
發帖
18687
好友元
2023
閱讀權限
18887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13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Thirteen
時不時都會響報紙上讀到,有些朋友做了些很cool很勁既事,例如追尋了甚麼甚麼夢想,改變了甚麼甚麼世界;又時不時會聽到,有些朋友響事業上做到了點讓人羨慕既成就,爬得很高,也賺了許多錢。當他們被問到,成功既背後到底係怎麼樣既時候,佢地都會話俾你聽,自己點樣去尋夢,點樣努力,點樣刻苦地完成那些很cool既事情。偶然佢地會輕描淡寫地加一句:「我冇靠過屋企的。」
每次我聽到果句「我冇靠過xx」的說話,我總係會覺得有點un耳。

當一個人響一些領域上面做到了點成績出來,當事人曾經有付出過努力,我從來都唔懷疑。只係我相信每個人既成功,背後除咗個人既努力之外,其實總有好多在明在暗都幫過你既人。你既際遇,驟眼睇你可能以為只係偶然,但實際上,背後係有無數個為你默默付出過既家人、戀人、朋友多年來合力為你拼湊而成。你既成功,佢地功不可抹。當外人將成功既光環套上你既頭上時,你有冇記起那些曾經為你付出過既人?還是你已被四周嘅褒獎所蒙蔽,偏執地認為,今日嘅成功係全因為你自己?

真心的,我並唔仇富。人人都希望有錢,所以有錢並唔係罪過,但有錢既孩子唔懂得感恩卻係問題。我曾經係個食飽無憂米既有錢仔,同樣我亦經歷過忽然變成一窮二白既過程。咁講可能好膚淺,但我這些少少既經驗,卻讓我感受很深刻,明白到即使係同一個人,當分別處於「食飽無憂米」,與及「手停口停」既狀態之中時,自信心既高低,與及追逐夢想既勇氣,可以有幾大既差別。追逐夢想既過程之中,你可能的確冇向身邊既人伸手拎過一分一毫,但她們對你一直不離不棄,日積月累地所賦予俾你既自信心,與及千方百計讓你可以擁有那種「無後顧之憂」既感覺,遠比她們用「真金白銀」去支持你做你想做既事,來得珍貴千萬倍。

每一個成功既背後,不論大小,總是由許多錯綜複雜既人和事編織而成。人生裡面能夠遇到那些人那些事,讓你有機會做自己想做既事,那就已經是很大的運氣了。

要懂得感恩,運氣才會持久。

*****


新既一年,香港經濟持續轉壞。社會上傳出有某種呼吸道疾病好厲害,會死人的。街上開始出現越黎越多帶上口罩既人,電視既新聞,播放住大陸某某廠房內,工人邊開工,邊煲醋既畫面。

經濟疲弱,加上Charles和德哥都離開了,公司只剩下我一個人,「勢孤力弱」,要meet quota,真係談何容易。

果一晚,Charles約咗我到酒吧飲酒,話有嘢想搵我傾。

我到酒吧既時候,Charles已經老早響度等我。我除低面上既口罩:「嗨!咩料呀?」

「到咗拿?」Charles好似精神麻麻地:「呢排咩環境呀?」

「妖,可以咩環境吖。」我苦笑:「你又唔響度,德哥又唔響度,冇人射單俾我救命,個市仲要咁淡,梗係又咬老底啦。連續兩個月都係咁啦陰功…俾阿頭捽到皮都甩呀。」

「咁大鑊?」Charles嘆氣說:「睇怕短期内都好難有轉機喎。」


「係呀,都唔知仲要咬多幾內老底。」我無奈地說:「有啲風話,上面啲老細話睇多兩個月喎。情况再冇改善,就要開始cut人啦。怕且到時都冇運行㗎啦。唔好講啲衰嘢,搵我出嚟咩事?」

「係咁嘅。」Charles喝了一口啤酒:「我返咗屋企幫手之後,認真睇過間廠,唉,好唔掂呀。唔認真搞搞佢,過幾年亭執都似。」

「下?咩咁唔掂呀?」我好奇。

「成間廠,low tech 到我都唔敢相信。」Charles講到有點勞氣:「乜叉都係人手,完全冇system可言,搞到啲order全部甩甩漏漏,浄係因為啲甩漏嘢,搞到要賠錢俾客,都已經食曬所有利潤。所以我想好好地幫間廠,做一次『現代化』既工程,搵人幫佢寫番套system,買番多幾件IT設備,總之,成間廠要upgrade啦。我記得你之前做過IT設備公司,我想睇吓你有冇人介紹之嘛。」

「你呢單嘢,唔平架喎…閒閒地幾十萬落樓喎。」我說:「你有冇預夠budget架?」

「我就係知道貴,所以先嚟問你有冇平既介紹囉…」Charles說:「例如會唔會有啲新入行又信得過既公司,肯平做?」

新入行?信得過?


我忽然醒起,剛回流香港,仲未搵工做既「天才兒童」高佬文。如果佢肯做呢單project,加埋我以前響舊公司識落果班兄弟肯杖義freelance幫我手,Charles心目中果間「新入行」又「信得過」既公司,可唔可以係屬於我既呢?


「等等...」我嘗試盡力整頓我嘅思緒:「Charles,如果我話你聽,我有一個班底可以幫你完成呢個project,而我會負責幫你co-ordinate晒成件事,你會唔會考慮?」

「你認真㗎?」Charles打了個突。

「認真的。」我說。

「你打算自己做生意?」Charles問。

「暫時都唔敢講。」我坦白地說:「但係如果真係接你呢單job做,我會辭咗依家份工,全職去做的。」

「你俾幾日時間我。」我吸了口大氣:「等我安排一下,到時我再嚟搵你,睇下有冇機會成事,OK?」

從酒吧返到屋企,我心裡有一種不能形容嘅興奮感覺。直覺話我知,呢一次,係會成事的。


我漏夜打電話俾高佬文,簡略同佢提起有關剛才Charles呢個project,與及一齊做生意嘅可能性。高佬文還未聽我講完整個故事就回答:「好吖,搞生意咁過癮梗係預埋我。細節出嚟再傾。」

真的,從冇諗過會如此順利。第二朝一早,我連忙打電話俾以前舊公司嘅兄弟,問佢地有冇時間做freelance。果陣時,外面個市靜過鬼,班engine舊同事查實都冇咩job出。佢地忽然聽到話有秘撈賺,當然有興趣接。

一切似乎都好順利,對於今次「創業」嘅可能性,我嘅感覺亦變得越來越實在。

但我知道,我仲需要一個人嘅支持,呢件事我先能夠放心去做。

*****

剛剛過去嘅十一月,心穎同我才剛慶祝過拍拖十週年。以我地仲只係廿幾歲嘅年紀,我哋居然已經一齊足足十年,我覺得簡直係匪夷所思。

近呢大半年,有關結婚嘅計劃,我哋討論得越來越多。我亦好努力咁響度儲錢,諗住過多兩年,就可以儲夠錢娶心穎過門。呢個兩年嘅時間表,其實都算係心穎同我嘅共識。

忽然跑出嚟嘅創業計劃,我心裡好清楚,佢會徹底搞亂我地之前所有有關結婚嘅部署。創業代表我要辭掉工作,響創業初期會零收入,原先我儲落本來諗住用嚟結婚嘅錢,會需要拎出嚟擺落檔生意度,而且做生意有風險,好可能最終會失敗收場。如果我響呢個時候選擇創業嘅話,變相等於宣報之前plan落既結婚計劃需要擱置。

心穎同我一齊十年了。一個女孩子願意響你身上花上十年青春,現在你忽然話要創業做生意,又唔知要再躭誤呢個女仔多幾多年了。我覺得,我如果真係咁做,其實好自私。果一晚同Charles商量完之後嘅興奮,好快就被我對心穎嘅歉疚所掩蓋。

果一晚,我約左心穎響佢樓下嘅公園仔,將呢幾曰屈響我心裡面嘅呢件事,一五一十地講俾佢聽。

心穎聽完之後,沉默咗好一陣子。

我自覺慚愧,心諗,如果心穎真係唔想我做呢件事嘅話,咁我就放棄吧。

「橋,你想做生意,係認真的嗎?」心穎拖著我的手問。

「嗯。」我點了點頭:「不過如果你唔想嘅話...我可以放棄,冇問題的。」

「橋,如果你真係想去做嘅話...」心穎深呼吸了口氣:「去做吧。唔駛擔心我的。」

「心穎,我真係可以唔做的...」我隱約見到心穎眼眶裡面好像有點淚水。心穎平日很少流眼淚的,當我望見這個樣子既佢,我心裡面那份内疚嘅感覺,好重好重。

「如果因為我而要你放棄呢次機會,我一定會好內疚,而我知道你亦一定會好唔開心的。」

「而你話俾我聽,呢件事你會做得到,我就相信你會做得到。」


「我只想我身邊最親嘅人,能夠每日都開開心心咁過。至於其他嘅事,其實都唔重要了。」

我望住眼前嘅呢個女孩子,呢個響過去十年,一直對我不離不棄嘅人 。我心裡面除了果份超沉重既歉疚感覺外,還清楚地聽到一把堅定嘅聲音:「米梓橋,你一定要讓呢個女孩子,往後嘅日子過得好。幸。福。」

一定要。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episode-thirteen.html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24 11:55重新編輯 ]
在線MatthewB
發帖
18687
好友元
2023
閱讀權限
18887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14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Fourteen
最近睇波既時候,聽到有一位英超既領隊有一番咁樣既說話:「一場足球比賽裡面,球員『好想贏』,跟球員覺得『必須要贏』,本質上係有分別。勝負既分野,好多時就正正係響呢一點點既分別之上。」


跟心穎對話之後,有關創業呢件事,我既心態出現咗一點很微妙既變化:就正如那位英超領隊所講一樣,這次做生意,我既心態,由本來好想贏,不知不覺地轉變成覺得「一定要贏」。我不能承受再躭誤多女朋友幾年青春既代價。

「必須要贏」呢種心態,對人既另一個影響係,佢會逼使你誠實地面對自己;誠實地去反省一下,你響以前所打過既眾多「敗仗」當中,到底輸響邊度。人既自尊心有一種自我保護既機能,就係當你面對失敗既時候,你總會嘗試去諗千百個理由去「解釋」點解衰咗。然而絞盡腦汁去製作呢堆理由既原因,無非都係話俾自己聽,這些「失敗」實屬非戰之罪,錯不在自己。我返工冇前途只因為遇到個好似七叔咁既xx老細;我做sales唔夠quota只因俾班老鬼搶x晒啲好客;我讀書不成只因個教授教到不知所謂…總之,以前有乜唔高興唔如意,我總會諗到一個半個似是而非既理由去解釋我既失敗,讓自己心裡「好過」一點,但從來我都冇去反省一下,其實不停失敗既原因,可能只係自己做嘢唔夠認真,學習又唔夠用心,處理事情既時候花得唔夠多心思,追逐一個所謂目標既時候又唔夠決心。

男孩子成長既過程裡面,總會有三幾次感到「開竅」既感覺。「開竅」既時候,你會忽然發覺,從前既自己原來好唔掂,以前自己不斷咁失敗,原來只係自己抵x死。當你忽然承認一直以來既自己其實真係抵死而且唔值得同情,拒絶再為自已編造更多嘅藉口,並認為自己必須要改變先可能會有轉機既時候,你既成長可能就真正出現了。

*****

做咗廿幾年人,呢一次創業可能係人生第一次「認真」去做既一件事。

不過創業呢種事情,唔係你話肯認真做就會保證你有成果的。創業既過程亦永遠都唔會好似想像中咁順利。最初當我話俾人聽,我準備創業做生意既時候,大家都係一盤一盤冷水咁照頭淋的。比較客氣既朋友,會話我既生意冇得做,又或者我太低估創業做生意既難度…總之創業並唔係我想像中咁簡單。佢地好心既話,仲會勸我要諗清楚三思,唔係到時蝕埋啲老婆本就喊都無謂。至於比較唔客氣既朋友、特別係長輩嘛…佢地就傾向話我呢個後生仔唔踏實,妙想天開以為可以一步登天,自己冇料仲咁大想頭想學人做老細,唔見棺材都都唔曉流眼淚,仲要買定花生睇我點樣輸到xx咁話。

當時我當然冇理會呢班口臭既長輩,照原定計劃拿拿臨地成立咗間公司,響灣仔舊區租咗一個不足三百呎既分租寫字樓,我既「創業」生活就這樣地正式開始了。開頭既時候,高佬文同我單單係處理Charles間廠既project,都已經夠忙了。餘下既時間,我就利用做sales時儲落既client database,幫一班以前舊公司既engine手足,找尋秘撈既機會。而我自己則同班手足協議好,收取「中間人」既利潤。

公司開始既時候,因為有Charles單project頂住,所以生意表面上都尚算係順利。不過其實公司開業冇耐,哥哥就從文華酒店既窗口跳咗落嚟,沙士既個案亦到達高峰,出面個市,其實係前所未有咁淡靜。

Charles單project,大概頭尾做咗接近四個月,到完工收埋尾數既時候,沙士既恐懼已經算係消退得七七八八了。然而病毒消失了,但經濟依舊了無起色,我既公司亦進入咗零生意零收入既日子。我開始懷疑,我會唔會真係俾果班口臭既長輩批中。

因為今次,我係抱住「必須要贏」既呢種心情,當開業不久就遇上呢個情況,個心,其實好慌的。好彩既係,Charles單project,響高佬文同埋一班舊同事既協助之下,算係順利完成。Charles亦有信用地準時找數。呢筆數,夠幫我頂住幾個月,讓我算係有一點時間去重整我既生意。

然而我呢個咁「唔踏實」既人,響最心慌又最諗唔通既時候,講通我,令我最終冇放棄到既,居然係另一個「更唔踏實」既人…即係我老豆。

我老豆其實唔喜歡入賭場的。不過我覺得,佢係一個徹徹底底既賭徒。由佢當年搏咗條命偷渡落嚟香港開始,佢嘅際遇,就不停地大上大落。風光嘅時候佢可以帶住一家人搬上半山豪宅,晚晚大魚大肉;轉個頭落難嘅時候,傾家蕩產餐搵餐食仲要日曰債主臨門。我以前曾經好唔明白,點解佢輸過咁多舖,都依然係咁大膽咁唔識死,每舖都仲係賭到咁大。不過佢話,當日為咗了自由,連條命都幾乎可以唔要,當經歷過一次如此險死還生嘅經驗之後,查實仲有乜嘢會怕吖。

有日我將我嘅困局同我老豆提起,殊不知佢輕描淡寫咁同我講:「唔駛怕喎,小問題遮。」

「小問題?」我怪叫:「再過多幾個月冇生意,公司要摺埋架啦喎!」

「做生意遇著呢亭日子,時不時都會有架啦。」老豆說得輕鬆:「你選擇得做生意呢條路,就要令到自己擁有應付呢啲時候嘅心態至得。」

「超!你咁講同話我知阿媽係女人有乜分別?」我老没好氣地回答:「冇生意嘅時候,乜心態都冇用啦。」

「你咁樣講,我就肯定你其實唔明。」老豆講得有點得戚:「不如我講得白一啲,做生意嘅人,其實應該當自己係...隻小強。」

「咁禪,想噏乜春呀?」我問。

「即係咁,好多做生意嘅人之所以會輸,係因為佢地太過身驕肉貴啦。」老豆忽然一臉認真:「一到冇生意嘅時候就怨天怨地等運到。佢地總係以為,開咗個檔出嚟,有生意係應份嘅,戅居啦!心態錯九晒!實情其實係剛剛相反。由你抛個身出嚟做生意果一刻開始,你就好似俾人掟咗去荒島一樣,你每日嘅工作,就係不停地去求生。荒島上面唔通有電有煤氣爐俾你煮個麵煲個湯咩?你要保住條命仔,有樹皮就要食樹皮,得條蚯蚓響度就蚯蚓都要食架啦。最戅九嘅人係,都以經響個荒島上啦,仲要埋怨島上面冇自己平日食開果啲菜式,咁嘅心態做生意,死x梗啦。」

由細到大,老豆都最鍾意講埋呢亭似是而非嘅道理,我細個果陣,成曰當佢發噏瘋,佢啲道理永冇入耳,不過今日,也許係人生經歷豐富咗,同樣係似是而非嘅說話,但聽落,我卻覺得好似有點意思。

面對逆境嘅時候,人總係會不自覺咁埋怨自己運滯,覺得俾命運玩到自己一楝都冇。但實情係,呢個世界有幾多人係可以唔駛俾命運玩嘅呢?講到命運呢樣,永遠都係佢玩你嘅時候居多,你掌握到嘅時間其實為時甚少。用點樣嘅心態同命運周旋,大概係成長最需要學習嘅技能。

「阿仔,你知命運鍾意點樣玩你呀?拿,佢永遠唔會一鋪玩死你架,不過佢會不斷不斷咁打擊你,慢慢咁陰下陰下陰乾你,等你對自己冇晒信心,對呢個世界冇晒希望,等你慢慢相信,你呢一世都唔會有機會翻到身,到時候呢,佢就真係贏左你啦。」

「仔,等我話你知啦,你要贏到命運,一字咁淺,死唔認輸就得架啦。奇蹟總係會響最後關頭出現既。」

呢句說話,係佢響當時好認真咁同我講的。老豆同我講呢番說話嘅時候,正值係佢事業最低潮嘅時候,呢個時候講呢番說話,自然說服力亦麻麻地,特別係對佢果句「死唔認輸,奇蹟總係會響最後關頭出現」嘅麻木樂觀更加係非常之有保留,不過老豆响破產期滿後,憑住一次機會,居然奇蹟地東山再起。盡管同最風光嘅時間仲有一段距離,不過佢「翻身」嘅時候,已經係個六十幾歲嘅人。一個人到咗咁嘅年紀仲有如此魄力同自信,我其實覺得已經好唔簡單。

也不知算唔算被老豆嘅說話點化,響認為自已必須要贏嘅情況底下,我拒絶坐以待斃。高佬文同我決定將公司轉型...或者正確啲請,應該話係轉行先至啱。呢一次,保留下來嘅,只有原來嘅公司名稱,與及高佬文同我兩個嘅「拍檔」關係。我地接受當初決定做呢行,係一個草率並且錯誤嘅選擇,於是我地決定將公司嘅業務徹底改變,離開了IT,進入了一行高佬文和我都全無丁點經驗的行業重新開始。當周圍嘅人都批死,我哋兩個經驗全無嘅黃毛小子做呢一行係必死無疑嘅時候,呢間經過一次翻天覆地咁「轉行」嘅公司仔,卻居然能夠爆冷地生存下來。

奇蹟,原來真係會響最後關頭出現的。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episode-fourteen.html

11Jun edit: 粗口
[ 此帖被MatthewB在2013-06-11 02:55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