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81閱讀
  • 49回復

[轉貼]我只是想娶老婆 I only want to get married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離線MatthewB
發帖
18710
好友元
2138
閱讀權限
18910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15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Fifteen
有冇試過,有啲嘢你一直以為係理所當然,經過咗十年八載響社會上面打滾之後,忽然睇番轉頭,發覺原來根本並唔係你所諗既果回事呢?呢亭咁既經驗,我有一大籮。

其中一樣對我黎講比較深刻既,係有關響社會上面要贏人,夠竟係鬥緊啲乜嘢。

剛剛畢業,初出社會做事,我天真地以為,在商業社會上要贏人,係講個人既能力的。呢個世界,乜唔係鬥你有幾叻架咩?後來我見世面多了,自以為開始成熟世故,並愚蠢地相信自己「睇得透」了,諗法也變得有點負面:於是我又以為,呢個世界,幾叻、能力幾高都都冇用,真正在鬥既,其實係背後既關係、背景同手段。呢個「自作聰明」既諗法維持咗一段短時間,直至做咗生意之後,睇法又再一次被巔覆。

如果你今日問我,商業社會裡面要贏到人,鬥既到底係啲乜嘢,我既答案會係一個「韌」字。是的,出嚟做嘢既日子越耐,就越發覺呢個世界,其實真係唔係鬥你有幾「叻」,而係鬥你有幾「韌」的。叻既人可能會有一次半次發光發亮既moment,但係能讓你笑對最後,必然係那一個「韌」字。

如何解釋這個「韌」字,我文筆拙少,冇本事將當中既神髓清楚表達出來。不過好幾年前,洛奇電影裡面,Rocky跟佢個仔講既一段說話,我覺得好有意思,係我既all time favorite,呢一段,可能你地都曾經睇過了。果段電影對白,我print了出來,長期貼咗響我辦公室房間裡面既牆壁上,提醒自己,怎樣做人才會有機會贏。這些既簡單又基本既東西,像我這種善忘而且意志力薄弱既人,總係時不時就會忘記:


"The world ain’t all sunshine and rainbows. It is a very mean and nasty place. It will beat you to your knees and keep you there permanently if you let it. You, me or nobody is going to hit as hard as life. But it ain’t about how hard you hit, it is about how hard you can get hit and keep moving forward, how much you take and keep moving forward. That’s how winning is done."
有關這個「韌」字,做生意如是,做人如是,維持一段關係,大概也如是。

*****

捱過沙士果一年之後,高佬文同我既公司,慢慢企穩咗陣腳,生意亦開始好起上黎。手停口停既日子,亦逐漸離我而去。我同自己講,谷底可能真係已經過去了。

果一年,響心穎既身上發生咗一件小事,一件讓我印象深刻既小事。

「記唔記得,中學果陣果個Vincent?」那天心穎上了我的辦公室:「Vincent Yu呀。」

「Vincent Yu?」我一邊回答心穎,眼睛繼續望著辦公桌上的laptop:「Grade 12果陣追過你,送咗隻勁大啤啤熊公仔俾你果個?」

「嗯,係佢呀。」心穎說:「佢家族有間控股公司,原來係我公司嘅客。之前公司搞嘅cocktail party裡面撞到佢。」

果個Vincent,我記得。我地仲讀緊中學時候,某個情人節無啦啦響學校走去同心穎「表白」。心穎同佢講,話佢知已經有男朋友,所以唔可以接受佢。本來以為心穎拒絕咗佢,事情應該就告一段落了。點知心穎拒絕佢果一刻,Vincent忽然好似情緒失控咁爆喊。

當時,學校裡面有個學生攝影會,Vincent同我都係攝影會既會員。當日Vincent同心穎表白既地方,亦正正係攝影會既會址。唔知係Vincent唔好彩,抑或佢之前得罪過人,佢同心穎表白後爆喊既畫面,居然有人拍低咗相片,第二日仲被人貼到通學校都係。Vincent話晒係個有錢仔,不嬲都「威」慣,果次對佢黎講,其實係相當冇面的。無辜既係,佢一直認為呢件事係心穎夾埋我一齊玩佢既,不論我否認咗幾多百次,佢都係唔肯相信。

我覺得心穎應該有啲嘢想講,於是我停下手上既工作:「哦。佢約你?」

「我地交換咗張咭片,本來諗住都係循例既遮。」心穎說:「不過佢今日真係打嚟公司約我過兩日食晚飯。」

「咁你想唔想去丫?」我問。

「雖然好多年前,兼且果陣大家都仲細…」心穎嘆了口氣:「不過我當年始終請過佢食檸檬,總覺得有點尷尬。」

「咁咪唔好去囉,唔推得咩?」我說。

「本來諗住推既,不過佢同我老細講,話以前同我係舊同學,已經好耐冇見想搵我食飯聚下舊…」心穎搖了搖頭:「老細話,畢竟佢係公司既客人,而且唔算係細客,幫公司同客人食餐飯都冇乜問題遮,所以叫我盡量唔好推。」

「嘩,咁都得?」我心裡有點不滿:「咁當我女朋友係咩呀?」

「橋,你會唔會唔高興?」

「我呢邊你就唔駛擔心啦,我冇問題的。」我說:「我只係唔高興,自己女朋友要被老細逼做啲唔鍾意做既嘢遮。」

*****

Vincent約咗心穎食飯果晚,我一個人獨自留響灣仔既辦公室工作。

差不多十點左右,我既電話響起。

「橋,我響太古廣場,依家方唔方便過嚟接我?」電話裡面傳黎心穎既聲音。短短兩句說話,聽得出心穎似乎有一點唔高興。

「係唔係Vincent激親你?」我有點擔心。

「放心,我冇事。」心穎說:「唔講咁多住啦,你盡快過嚟pick up我。我想快啲見到你。」

「OK,我衣家去攞車,十分鐘到。」

我心裡面有點不安。十幾年前大家算係有過一點「過節」的。理智話我聽,當時大家年紀都細,可能處理得並不太理想。但現在既我地都長大成人了,心智也該成熟了許多吧?N年前仲係中學生時所發生既過節同誤會,經過咗咁多年,都應該唔會再放響心啦掛?但係另一方面,我心裡面又不自覺有點擔心。假如Vincent係個小器鬼,咁多年前既嘢,都仲係「放唔低」既話,今次佢既身份係心穎公司既「重要客戶」,要留難作為「打工仔」既心穎,其實話都冇咁易。心穎同我講,話Vincent約佢食飯果陣,我個心都係有些少唔多好既預感。剛才聽到心穎既聲音,就更加覺得唔安落了。

去到太古廣場,心穎很快跳上了我的車上。

「Vincent冇對你點嘛?」我問。

「我其實唔知點講。」心穎嘆了口大氣:「可能只係我諗多咗掛。」

「究竟咩事?」我追問。

事情原來係咁既。

Vincent約咗響酒店既餐廳裡面晚飯。晚飯既時候,Vincent一路都表現得好有風度,一啲都唔似有任何異樣。食到甜品既時候,Vincent忽然問心穎,佢係咪仲係同我拍緊拖,又問佢我做緊乜嘢工作…心穎自然也如實回答了。點知Vincent話,佢見番心穎,覺得自己仲係對心穎有果種feel,佢話,自從佢接管咗自己家族果間控股公司之後,忽然有好多女仔埋自己身,原因係,佢既「有錢闊少」身份終於曝光了。當然,佢話呢啲為咗錢而埋佢身既女仔,佢係非常之睇唔起的。

甜品食到一半,Vincent忽然話要打個電話行開一陣。點知等咗好一陣,心穎都唔見佢返嚟。冇耐之後,酒店餐廳既其中一個waiter走埋去心穎張檯邊,同心穎講咗幾句話:

「連小姐,你張檯既單,余先生剛才已經埋咗了。」

心穎當然聽到一頭霧水,點解餐飯食到一半,Vincent可以忽然唔見咗人?

果位waiter於是將一個花紙包住既禮物盒拿出來,交到心穎既手中。

「呢樣嘢係余先先交帶,要交到你手上。」Waiter禮貌地說:「佢仲交帶話麻煩你立即打開。」

說罷,waiter就禮貌地行開了。心穎撕開花紙,打開那個禮物盒。盒內是一條閃到刺眼既鑽石頸鍊。頸鍊旁邊,則係一張樓上酒店套房既匙卡。

名貴鑽石鍊加一張酒店套房匙卡嘛…我作為一個經常心邪既男人,我覺得,心穎應該冇諗多咗了。

我響度諗,女孩子遇上這種情況,係應該開心還是應該生氣?

「喂,咁依家條鍊呢?」我忽然醒起。

「交番俾個waiter啦。」心穎嘆了口大氣:「交帶咗佢要還番俾Vincent囉。」

「我只係煩緊,聽日返到公司果陣,點同老細講今晚所發生既事。」

*****

後來過咗一些日子之後,某日我倆經過太古廣場既首飾店,心穎定眼望住了其中一條頸鍊好一會。

「做乜望到眼定定?」我問:「鍾意呢個款咩?」

「hmmm…唔係。」心穎說:「我只係睇下,果日Vincent想送俾我果條鍊,同呢條係咪同一條之嘛。」

心穎講完之後,我即時很好奇去望一望果條「邪惡頸鍊」。響飾櫃射燈既照射底下,果條鍊,真係閃到好剌眼。

而那條鍊,原來值廿二萬。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episode-fifteen.html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24 11:56重新編輯 ]
離線MatthewB
發帖
18710
好友元
2138
閱讀權限
18910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16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Sixteen
Vincent單嘢,好快就成為了心穎同我之間既一個「笑話」。成件事既setup,唔湯唔水咁。你究竟係想玩我地一舖當出啖氣,抑或仍然對心穎有點意思想撬我牆腳?還是只係想響一個曾經拒絕過你既女仔面前,顯示一下家陣自己幾咁有錢幾咁有面?唉,咁樣講可能有點刻薄吧,但呢條友,我覺得實在係太低能了。經過咗十年有多既日子之後,佢查實同以前,可能真係冇進步過。我唔敢講佢係咪一個壞人,不過話佢係個「蠢」人,應該唔會點錯。

至於果份「名貴」禮物嘛…咁既環境,對女孩子係咪真係會有吸引力既呢?

「禮物其實係多餘既。」心穎說:「如果真係選擇上房,個大獎應該係Vincent呢個鑽石黃老五,反而唔關份禮物事。講真,如果個女仔真係睇中Vincent,想同佢發展落去既話,即使冇一份咁既禮物擺響眼前,個女仔都可能會上去架啦。所以果條鍊,根本就係多此一舉。有錢既人唔等於一定有自信既,我望見Vincent,我反而覺得,佢將自己所有既價值,都放咗響佢既財富身上。佢所有既自信,都係建立響呢啲財富身上,其實幾可憐。呢種男人,吸引唔到我的。」

「錢對女仔嚟講,尤其係搵結婚對象既時候,唔係唔重要…」心穎笑了笑:「只係有好多嘢,比起錢,都明顯更加重要囉。」

「例如?」我問。

「好抽象架喎。」心穎想了想:「唔知點樣講俾你知,哈哈,假如遲下你有機會你遇到,有女仔向你投懷送抱,令你需要作出選擇既時候,我諗你就會明我講乜嘢啦。」

「你講笑定講真呀?」我覺得好似俾人串多啲:「你唔怕到時我真係俾人挾咗去?抑或你睇死我走唔出你手指罅先?」

「哈哈,你諗下,我同你一齊十年有多啦。」心穎說得輕鬆:「如果十幾年感情,只係一次衝擊你就會俾人挾走既話,咁就證明我一直都睇錯人,唯有認命囉。」

「再講丫,如果真係有女仔埋你身,其實可能係好事。假設面前你真係有誘惑出現,而你如果最終能夠抗拒誘惑,選擇繼續同我一齊,我覺得呢段感情可能會更加珍貴。」

「其實講咩都冇用…」心穎笑著拍了一拍我膊頭:「你試過就會明白的。」

*****

後來,我真的試了。

公司既發展響呢兩年都算係幾順利,公司請多咗人,舊既豆腐潤辦公室,已經放唔落所有同事,唯有焗住搬。搵寫字樓既時候,多少有一啲情意結。最初出嚟做嘢既時候,因為心穎返交易廣場,而我卻響觀塘返工,每次放工去搵佢都覺得山長水遠好唔方便。果陣我成日同自己講,假如遲下我可以搵番份中環工就好囉。到咗呢一刻,手上終於有一點錢,可以讓自己做一點奢侈既事。雖然以商業角度嚟講,其實係有點浪費既:高佬文同我,決定租下一個響中環既寫字樓作為基地,算係正式開始咗《人在中環》既生活。

因為公司業務性質既關係,我請既同事,幾乎清一式係女孩子。我其實一向冇乜女人緣,亦唔係特別懂得同異性溝通。一下子身邊出現一班年輕女孩子,講真其實係幾唔慣的。由於公司規模唔大,作為老闆既我,係逼於無奈地要處理好多「女孩子之間」既人事問題。久而久之,班同事對我既信任亦因為幫佢地處理得呢亭問題多而增加了。增加咗信任係咪好事呢?其實幾兩睇的。由於我公司唔係咩跨國大機構,出手永遠冇可能追得上大公司既package,同事跟你信任夠,關係密切既好處係,會減低員工既流失,而同事亦願意為你賣命工作。至於唔好既方面嘛…同事搵我傾訴同尋求意見既事情,則變得越黎越廣泛…除咗工作之外,有關佢地家庭、以至個人,甚至感情上既困擾,有時都會搵我傾傾計。我其實覺得幾唔妥當的,好多時其實我都唔係好想掂到佢地呢亭私人事,但當日經驗尚淺既我,卻唔係好懂得推卻。最終我既房間,好似變咗一間專為同事們而設既心理治療室一樣。

果陣,有個女同事叫Ashley,從外國剛讀完書番嚟,因緣際會嚟咗我公司返工。Ashley做嘢,其實幾細心,樣子也長得幾OK的(男人都係咁既…對樣子長得比較好睇既同事,總會不自覺有一點偏心的。),呢個同事,我其實蠻喜歡的。Ashley入嚟做咗半年左右,佢爸爸就因為心臟病突然過咗身。因為呢件事,佢響我辦公室房間裡面大喊過幾場,我查實乜都做唔到,亦冇乜意見俾得到佢,除咗靜靜地聽佢講嘢,與及供應大量tissue俾佢之外,我查實冇嘢可以做。

不過響我間房喊過幾場之後,我開始覺得Ashley對我既態度有少少唔同咗。遲鈍如我其實也feel到有多少唔妥,只是她沒有跟我說過些甚麼,又或者做過些甚麼,我也就只能繼續裝作「若無其事」地如常返工,如常跟她相處。

後來有一次,公司接了單大生意。為此我跟一班同事在放工後一起去附近的酒吧慶功。大夥兒都喝了點酒,嘻嘻哈哈,氣氛蠻好的。忽然間,有人在我耳背狠狠地吻了一下。我嚇了一嚇,回頭一望,見到Ashley對著我微笑。

我不知道這個場面,有沒有其他同事看見,但我得承認,那一刻,我個心跳到好似剛跑完馬拉松一樣。

「Ashley,你飲醉啦。」我故作鎮定地說。

「你醉我都未醉。」Ashley跟我扮了個鬼臉,便拿著手中既酒杯,走了過隔離檯跟其他同事傾計了。

我也許係真係太純情了,從來都冇遇過呢種事情。問心講,果一刻既感覺,其實好特別,也不知道是應該開心還是唔開心。本來接咗單大生意之後,心情應該好興奮的,但無啦啦俾人咀咗一啖之後,響酒吧裡面,我完全冇辦法說出話來。

「哦?發生咗件咁既事?」第二日,呢件事困響我心裡面總係唔係好舒服,我還是將這件事,一五一十地跟心穎講:「哈哈,橋,你終於都有豔遇啦。」

「你咁係咪算係串我呢?」我老沒好氣地說:「我估佢可能飲大咗…加上響外國住得耐,有啲鬼妹仔性格遮…」

「你響度自己呃自己啦。」心穎帶點取笑我既眼神:「你其實自己知道佢應該對你有啲嘢丫,你呃自己都冇用格。」

「咁我可以點先…」我嘆了口大氣:「唔通因為俾佢咀左啖,要炒咗佢咩!」

「哈哈,睇黎我既男朋友仔呢次真係嚇親喎。」心穎說:「我諗你響呢個階段,都係冇乜嘢可以做架啦,都係如常咁工作,如常咁相處囉。不過呢,我估佢錫過你之後,遲下可能會行動升級都未定。你如果對人冇意思既話,自己就小心啲避忌啲囉。心動既話就當然另計。」

「黐線,心動條命咩。」我都唔知自己係咪有啲心虛,所以回答既反應出奇地快。

也許係呢個反應出賣咗我吧。心穎定眼望了望我,大家都靜咗落嚟,沒有說話。

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後,心穎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將手按輕輕著我既胸口。佢既手心,應該感受到我那異常急速既心跳。

「橋,我信你唔會亂來的。」

「嗯。」我點了點頭。

「你會處理得好好的。」

「嗯。」

酒吧果晚之後既一個星期,一切如常。Ashley並冇如心穎所講,有任何「升級」既行動。直至星期五晚上,我獨自留在辦公室裡準備下星期既presentation。週末前夕,我以為同事們早就放工走曬,點知我一推開我既房門,就見到Ashley還坐在自己的座椅上。

我的心跳忽然又來了。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episode-sixteen.html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24 11:57重新編輯 ]
離線MatthewB
發帖
18710
好友元
2138
閱讀權限
18910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17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Seventeen
我必須承認,我只係一個普通既男人。我喜歡漂亮既女孩子,面對誘惑,亦會有正常男人既生理反應。

響男人既行為模式裡面,「細佬」既地位,舉足輕重。大腦同埋細佬既關係,有時好似一個老闆同一個喜歡自把自為既伙計一樣。當面對誘惑既時候,場面就好似老闆同伙計,鬥智鬥力既角力一樣。最後誰勝誰負,好多時都只係一念之差。

*****

「Ashley,十點幾啦喎,仲唔走?」我問。

Ashley轉身望住我,我見佢臉頰有點紅,大概係飲過點酒。

「我本來走咗。」Ashley站立起來,緩緩向我走過來:「不過知道你今晚開夜,忽然想返嚟搵你。」

我望住Ashley既眼神,我知道之前心穎所提過既「行動升級」應該會響往後既幾分鐘內發生。我吞了吞口水,個心跳到幾乎休克咁滯,心諗:「仆街嘞,呢鑊點算呢?」

Ashley走到我跟前,一手就攬住我,然後響我耳邊,用微弱既聲線說:「CK,我知道你有個拍咗好耐拖既女朋友,不過,試下俾個機會我,你知我對你點的。」

這種經驗,我真係從來都未試過。我覺得我應該係被嚇親,所以當Ashley一手攬住我既時候,我基本上係一碌木咁企響度,完全唔識得郁。

「只要你願意,今晚我係屬於你的。」

我人生既第一次「豔遇」,係咪就會響今晚發生?

又或者,我應唔應該俾佢發生?

由Ashley伸手攬住我,去到響我耳邊講完果兩句說話,頭尾大約都只係十幾秒既時間,我個腦袋,閃過咗無限個問題。好明顯,響呢一刻,我既腦袋同細佬,分別向我既身體發出兩個截然不同既指示。

細佬同我講:「上啦,有得食唔食,罪大惡極呀。食咗先算啦。」

腦袋即刻反駁:「咪亂嚟呀,你諗清楚,咁多年嚟,心穎點樣對你?你對得佢住?」

細佬又駁咀了:「超,你唔講,我唔講,邊個知呀?happy咗先算啦。」

腦袋:「橋,就算你呃到心穎,你呃唔到自己呀。你接受得到要對住心穎講大話咩?你接受得到,呢一世都要有一件事瞞住心穎咩?」

一講到要瞞住心穎,我知道這場交,腦袋應該佔上風了。響日常既工作之中,我係個既虛偽,又常常有好多事情隱瞞既人。但係面對最親既人,我接受唔到自己對佢有任何隱瞞。今日如果我真係聽從細佬既說話,做咗件唔應該做既事出嚟,我會唔會有膽量,將今次既犯錯,如實地向心穎講出嚟?如果今日做錯呢件事,即使我有本事瞞得過心穎,但係我願唔願意,守一個永遠都唔能夠講出口既「秘密」?

我知道,我唔願意。

心穎我係一定會娶的。而我唔希望,響往後既日子裡面,我同呢個女孩子,要有任何丁點兒既東西需要隱瞞。

腦袋知道佢處於優勢了,於是得勢不饒人:「橋,我俾多兩條片俾睇。睇完之後,你同我即刻離開呢度。去片!」

於是,有兩個畫面忽然響我眼前閃過。

第一個畫面,係一個小時候既米梓橋,問媽咪爸爸今晚去咗邊既畫面。媽咪吞吞吐吐地同我講:「爸爸…有嘢做,要返工,今晚唔返嚟訓啦。」我好失望,因為今晚又見唔到爸爸。尋日爸爸明明話會返嚟陪我玩的。

睇完第一個畫面,我當堂征了一征。畫面既最後,還活像政府既宣傳廣告一樣,打出了八隻大字:「一晚歡愉,一世後悔。」

我還未定神,第二個畫面就來了。

呢個畫面,很近期的。影像也沒有之前果一個咁模糊。

是那天,我跟心穎講要去創業既那一幕。心穎忍住淚水叫我放膽去試,唔駛擔心佢。我心裡面還誓神劈願地跟自己說,我要讓心穎往後既日子過得好幸福。

你身後有一個咁樣為你既女孩子,你,真係仆街到要做些傷害佢既事?



你同第二個女孩子搭上,咁樣叫做俾幸福佢?

兩個畫面之後,我certify,今日既擂台上面,腦袋徹底K.O.細佬。

我忽然好像從夢境中醒過來,Ashley說完那兩句話,正準備向我既吻過來。

我連忘推開Ashley,向後退了一步:「Ashley,對唔住。我諗你今晚應該飲多咗啦。」

我響度諗,我或者應該多講幾句客氣既廢話,試圖令場面冇咁尷尬,但實不相瞞,果一刻,我其實係有點驚的。我只想聽從腦袋既話,盡快逃離現場:「我趕時間,我走先了。」

我一支箭地衝出大門,頭也不回地直奔去停車場。我坐上自己既汽車上面,心裡面有種好複雜既感覺,覺得好唔舒服…同埋,好想見心穎。

我將車開到心穎屋企樓下,翻開我部手提電話:「心穎,我響你留下,我想見你。」

當心穎落到大廈地下既時候,我從車子裡走了出來,冇講過一句話,便擁著心穎了。抱得很緊,很用力。

被我抱得好緊既心穎,冇問我發生咩事,只係響我耳邊輕聲說:「橋,我喺度。」

「我一直都喺度。」

*****

好多愛情小說裡面既男女主角,都係愛得轟轟烈烈,死去活來的。響佢地既戀愛故事當中,佢地既眼裡面,亦永遠永遠只有對方,彷彿全世界只係死剩佢地兩個咁款。

我一向覺得,小說就係小說,有些情節係有一點違反人性的。我作為一個正常既男人,即使你有個又靚又索既女朋友,忽然有另一個靚女行喺你面前,你真係會望都唔望一眼?女孩子縱使有個既英俊又有錢既男朋友,見到靚仔行過又真係有本事可以視若無睹?

我唔信囉。

我結婚既時候,班姊妹曾經稱讚我係一個專一既男仔,拍拖十幾年居然冇出過軌。我同佢地講,你如果覺得我冇出到軌係勁既話,心穎則比我勁不知幾多倍了。結婚前既日子,我就只係面對過Ashley既一次誘惑咁大把,比數其實都只係小勝一比零。心穎就唔同喎,由細到大,男孩子既誘惑不斷咁響身邊出現,佢居然冇離開過我,呢個我先覺得係個奇蹟。

Ashley既一次經驗,讓我對「專一」呢個詞語,有重新既體會。亦開始理解心穎所講「你試過就會明白」既意思。兩個人既關係裡面,總會面對一點誘惑。大家都係正常人,面對誘惑既時候,有時會有點心動,總難避免。問題係,你響心動過後,你是否有本事拒絕誘惑?當然,拒絕誘惑所依賴既,係及時既理智。但抗拒誘惑更重要既原素,其實係彼此既關係。你跟另一半關係夠好,彼此既相處讓你感受到足夠既幸福,面對誘惑既時候,你自然會諗多一步。你願意為咗一晚既歡愉,放棄多年累積下來既幸福?你真係願意親手傷害那個對你不離不棄嘅人?

感情是會累積的,一點一滴地累積下來。累積得夠多,抵抗誘惑既能力,理應就越強。唯獨是感情同幸福,所累積既份量,往往卻未必跟時間成正比。那些會出軌既男人,好多都係結婚好多年。於是疑問就來了:點解一起相處咁多年,男女雙方仍然冇累積到足夠既幸福同感情?到底响邊度出咗問題?

聰明既女孩子,總懂得如何響另一半既心裡面,一點一滴地累積幸福既感覺。這些東西,很微小的,但她們每天都在做。要找個詞語去形容這種感覺嘛,是有點困難。比較接近的形容詞,我想大概是「窩心」吧。然而我卻肯定呢種,並唔係愛情小說裡面,果種轟轟烈烈既感覺。到咗今時今日,望見好多朋友,響婚姻上離離合合,我綜合出一個小小既結論…


果啲愛得越轟烈,過程越浪漫越夢幻既戀愛故事,結局往往都係…麻麻地的。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episode-seventeen.html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24 11:57重新編輯 ]
離線MatthewB
發帖
18710
好友元
2138
閱讀權限
18910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18  發表于: 2013-05-14
Episode Eighteen (Finale)
「橋,大Dee呀。你起身未?」電話來自多倫多:「有個消息想話你知。」

「大Dee哥,香港家陣六點幾咋。」我晨早被人嘈醒,難免有點脾氣:「有咩大新聞要咁急講我知呢?」

「拿,你聽住。」大Dee語氣變得好認真:「今年十一月,我要同Angie結婚了。」

我當堂醒了一醒:「你講堅牙?恭喜晒喎!會唔會擺酒?」

「會呀。不過會響多倫多呢邊擺。」大Dee說:「你同心穎會唔會有時間過嚟飲?」

「大Dee哥結婚喎!」我答:「我地幾唔得閒都一定飛過嚟飲你果餐。你Call咗高佬文未?要唔要幫你話佢知?」

「未呀,confirm咗日子之後,我第一個就call你。」大Dee說:「高佬文我轉頭會call佢架啦。最好你地兩個都一齊番嚟,等我地以前隊波,可以齊腳踢返場元老賽。」

「好呀,不過依家跑唔郁啦。」我苦笑:「有冇嘢要我幫手?」

「就係有呀。」大Dee:「我知你不嬲鍾意影相,你應該有好多我地以前讀書果陣一齊影過既相啦!可唔可以幫我揀幾十張出嚟send俾我,我用嚟做slide show的。」

「挑,梗係得啦。Weekend前交貨俾你。」

大Dee係我去多倫多讀書果陣,落球場黐波踢所認識第一個朋友。由香港去多倫既機程,頭尾要成十五、六個鐘,長係長咗啲,不過人生冇幾多個老死,佢地人生既呢啲重要moment,我係的確唔想錯過。

人長大咗之後,去飲既次數越黎越多。去飲,變得越黎越例行公事,而且絕大部份時間其實都係俾面派對。不過,真正好朋友既結婚酒,感覺係好不一樣的。你跟好朋友曾經一齊成長過,當見證佢踏入人生另一個階段既時候,感覺其實係好特別。每個人背後都總有一點故事,大Dee早幾年曾經大病一場,幾乎連條命都冇埋。就係呢個Angie,響大Dee患病既時候,一直陪伴響佢身邊。今日大Dee可以同Angie拉埋做夫妻,作為老友既,點會唔戥佢開心?

*****

大Dee叫我幫佢揀相,星期五晚放工,我就約埋心穎,一齊上咗我屋企幫手。

我影相其實一啲都唔叻,美術天份嚴重不足。我只係鍾意影相,影低一啲我覺得美好既moment,讓自己留個紀念。

「喂,揀呢張丫!」我指住電腦螢光幕:「呢張又齊人,大家又笑得開心。」

「呢張唔得呀,橋!」心穎搖了搖頭:「你睇吓邊個企響高佬文隔離?係佢個ex呀。呢張相,如果真係用嚟做slide show響banquet度播出嚟,高佬文同佢girlfriend會好尷尬架。」

「都係你夠細心。」我跟心穎說:「咁不如呢張丫!今次高佬文身邊冇人啦!」

「用呢張你想死呀!」心穎用力敲了一下我頭殼:「呢張相,大Dee拖住果個唔係Angie嚟架!果陣大Dee都未識Angie,你交呢張相俾佢地,Angie嬲死你呀。」

「唉,乜咁煩架…」我簡直想仰天長嘆:「我仲以為,我有咁多舊相,揀幾十幅俾大Dee會好容易添。點知呢幅又唔得,果幅又話有個ex響度,黐線架咩。」

「哈哈,咁你就怪你班老友花心囉,成日都換畫。」心穎笑著說:「快啲揀啦,你應承咗weekend前要send俾人架。」

如是者,那個星期五既晚上,心穎同我就不停響度揀呀揀。剛才果啲揀相既「問題」,不斷地出現,令到揀相既進度變得好緩慢。

呢一晚,心穎同我go through咗差不多所有過去十幾年既相片,由我地響中學既時候初相識,去到現在大家都長大成人,接近三十而立既時候既相片都有。睇舊相,其實有時會覺得好唏噓的。一來感覺到時間飛逝,儘管心態上有時仲覺得自己係個teenager,但面容既改變,記錄咗響相片上面,呃唔到人的。今日既我地,已經係徹徹底底既成年人,一班需要為自己、為家庭、為身邊既人承擔起大量責任既成年人。

另一樣讓人感到唏噓既係,隨住身邊既朋友,跟自己既另一半離離合合,有新人加入,但又有舊人離開,好多曾經響相片中出現過既人,現在其實都已經響我地既生命裡面消失了。睇相既時候,偶然會勾起些少同呢啲人相處既片段,但影像已經開始變得模糊了。至於佢地依家既生活係點?做緊啲乜嘢?分手之後,有冇搵到更適合自己既另一半?我地完全係無從得知。

心穎跟我一路揀相直至夜深,因為之前一晚佢響公司開夜既關係,揀相既過程去到後段,心穎以經頂唔順,在梳化上睡著了,剩低我一個人,獨自對住電腦螢光幕,一路重覆翻睇這過去十幾年跟一班好朋友所拍低既舊照片。

那一晚,響呢堆舊照片裡面,我有一個很強很深既感受。

舊相片裡面,有好多過客。朋友身邊既另一半,十幾年來總出現許多新舊交替既畫面。但當看過所有照片之後發覺,唯獨是我,身邊的一直是同一個你。

最感恩既係,即使去到今日,陪我一齊重溫呢堆舊照片既,依然係你。

*****

十一月既時候,心穎同我都拎咗一個禮拜既假期,飛去多倫多參加大Dee既婚禮。

自從畢業之後,就從來冇返過去了。單單係諗起,可以跟從前果班老死聚聚舊,就已經開心死了。

準備上機過海關既時候,我刻意讓心穎行在我前面。我小心地將手提行理放上X光機檢查,然後行過徒手行過金屬探測器,殊不知金屬探測器響過不停。

那位女關員於是指示我行到前面,讓她們用裝置掃描一下我的衫袋褲袋。

「先生,麻煩將褲袋既嘢拎出嚟丫。」女關員有禮貌地說。

我有一點為難,一直支支吾吾,直至我見到行在我前面既心穎行得比較遠了,我才鬼鬼祟祟地從左邊褲袋,拿了一件有金屬成份的小東西出來。

「師姐,唔好意思呀。」我跟那位女關員打了個眼色:「有啲嘢求先唔方便拎出嚟過機。」

女關員望了望我手上那件小東西,笑了笑:「先生,冇嘢啦,你衣家可以走了。祝你好運。」

*****

大Dee既婚禮,規模並唔大,儀式亦都相當簡單。我響婚禮上面,見返一大班從前既老朋友。儘管個banquet並唔甚麼六星級豪華盛宴,但係充滿住許多朋友、家人相聚既歡樂氣氛。我好耐未試過好似果一晚,可以笑得咁開心了。

我知咁樣講,可能有點刻薄。但當婚禮去得越嚟越多既時候,有一些新人,儘管我把口仍然會虛偽地講些甚麼「祝你白頭到老永結同心」之類既廢話,但實際上,我內心係冇辦法真心地恭喜佢地的。因為你知道,呢啲朋友,即使去到結婚一刻,其實仍然未長大。婚禮講得白一點只係一場show,婚後既生活,先至係真正既考驗。即使響婚禮上面,新郎新娘把口,講到話幾咁愛佢另一半都好,但實情係,響佢地既心裡面,自己仍然先至係最重要。當響結婚既一刻,佢地既想法仲係停留響呢個階段,到面對婚後更嚴峻既reality check既時候,佢地結果會變成點樣?

這種新人「還未長大」既感覺,不論婚禮背景有幾華麗,場面有幾熱鬧,只要你用心睇,其實都係呃唔到人的。我enjoy大Dee既呢一個Banquet,因為我覺得,佢同Angie都已經突破咗呢一條界線,佢地既感情已經成長了。我可以真心地戥佢地高興,而且相信佢地日後既感情,只會越嚟越好。

*****

婚禮之後,心穎同我繼續留響多倫多幾日,享受我地少有既長假期。我租咗架車,同心穎周圍去,去番好多以前同佢曾經去過既地方。多倫多有樣野比香港好,就係「慢」。幾年冇踏足香港既朋友,每次返到去,都覺得香港變晒,變下變下連天星碼頭都會唔見埋。多倫多嘛…儘管城市還是會慢慢轉變,但起碼心穎同我以前去過既地方,絕大部份都仍然響度,冇乜大變。重遊舊地,感覺蠻好的。

「我第一次約你出街食飯,咪係呢度囉。」汽車行到以前學校附近既一個小商場外,我指住商場裡面果間餐廳仔:「十幾年都仲係咁既樣,都唔肯花錢裝修吓!」

「難得有啲嘢,十幾年都冇變嘛。」心穎嘆了口氣:「唔容易架。」

冇錯,十幾年都冇變的確好難得,不過我忽然響度諗,心穎同我一齊十二年了。雖然每日我地都係一齊,但當中既感情關係,又係咪真係完全冇改變過?

我覺得人其實好自私的。當一個男孩子,最初睇上另一個女孩子既時候,九成既原因,都係因為外表的。男孩子同女孩子當初互相撻著拍拖,當中既理由我覺得其實亦都好自私既…就係希望響對方既身上,讓自己獲得一點快樂。然而日子一日一日咁過,男孩子同女孩子透過每日既相處,一點一滴累積咗一點感情。大家既感情既關係,亦會起咗一啲微妙既變化。由最初只係希望,喺對方既身上得到快樂,慢慢加入透過自己既付出,去讓對方得到快樂。這個轉變,很微小,甚至是不知不覺的。到了有一天,你會完全忘記咗,當初要響對方身上要賺快樂給自己既「目標」。取而代之,係將付出變成習慣,但求對方開開心心地過每一日。去到呢個時候,「自己」響一段關係裡面,已經變得微不足道了。

人既本性係自私既,但一段完滿既關係有時卻會將人性醜惡既一面徹底轉變過黎。人生能夠遇得到這種關係,其實係運氣。

「不如返去以前學校睇下囉。」我沒有等心穎回答,便把車掉頭駛向以我們讀書的那間學校了。

「嘩,真係冇乜點變喎。」我下車走到學校後門:「仲未鎖呀,入去行個圈丫。」

「橋,就快天黑啦。」心穎拉住我:「陣間有人鎖大閘,我地出唔返去就麻煩啦!」



「行個圈好快之嘛,大閘鎖左最多爬窗出去囉!」我少有唔聽心穎嘅說話,二話不說就拖住心穎走了入學校裡面。


我拖著心穎,沿着那條旋轉樓梯行上二樓,途經那些課室、locker...雖然已經好多年冇返過嚟,不過當回來嘅時候,感覺還是如此熟悉。


「Rm 205呀。」我指往那個班房門外嘅門牌。呢個205號班房,就係當日我第一次見到心穎嘅地方。

我吸了口大氣,緊緊拖住心穎,然後推門走進去。那些陳設,還是跟十二年前一模一樣。我望住班房前面塊黑板,當年心穎跟住老師走進來,自我介紹的一幕,忽然好像重現我眼前一樣。那個屬於我嘅奇蹟,係十二年前響呢個地方發生的。



走進了這個房間,心穎左望右望,忽然她跳到去那塊黑板前面,扮了一個鬼臉,然後鬼馬地說:「我叫連心穎,來自香港,今日第一日嚟呢度返學,請各位同學多多指教!」


就像當年一樣,心穎自我介紹完之後,便向我伸出右手,作了個準備握手狀。


我望住眼前這個畫面,一下子完全說不出話來,只是呆呆地站在心穎面前。


「橋,你冇事嗎?唔好嚇我...」心穎見我樣子怪怪的,也有點緊張起來。


我在褲袋裡拿出那件小東西,並將盒子打開,深呼吸了一口氣:


「連心穎同學,十二年前,我喺呢度第一次見到你。十二年後嘅今日,喺同一個地方,你可唔可以答應我,做米梓橋同學嘅太太?」


我是為了兌現承諾而來的。


*****(全文完)*****




後記


2013年,北京首都機場。

我在候機室內,望著那塊航班顯示屏不停地閃呀閃。周圍的旅客媽聲四起。

「老婆,我班機delay了。」我連忘打了個長途電話回家:「今晚趕唔切返嚟同你地食飯啦。」

「噢…」電話既另一邊傳來心穎既聲音:「等我仲買咗白灼蝦添。唔緊要啦,你自己最緊要小心啲,我留飯留餸俾你啦。」

「Thank you 老婆。」我說:「光頭仔今日乖唔乖呀?」

「哈哈,都係咁啦。」心穎說:「今朝你阿爸阿媽嚟探過佢,仲買咗架新既火車頭Thomas俾佢。你個仔家陣笑到見牙唔見眼呀。」

「又買玩具?」我怪叫:「呢個爺爺,硬係講極都唔聽。個孫遲早俾佢縱鬼壞。」

「算啦老公。」心穎還是一貫淡定:「難得老人家咁開心,你個仔又開心,冇所謂啦。」

「得啦老婆。」我說:「咁大頭妹呢?有冇扭計呀?」

「幾個月既BB,有幾扭計丫。哈哈,佢眼仔碌碌咁等你返嚟囉。」心穎說:「咁你班機要delay幾耐呀?」

「Announcement話差唔多要兩個鐘,大陸機場真係麻煩,鋪鋪都係咁既。」

「嘩,成兩個鐘喎,咁你有乜做?」

「hmmm…寫稿囉。等飛機最好就係寫稿架啦。」我說:「不過有樣嘢要你幫手,我響呢度呢,上唔到自己個Blog同Facebook,我唔記得咗自己之前篇稿寫到邊。你可唔可以去我個blog度,cut and paste我對上果篇稿,然後send去我email果度?」

「好,轉頭幫你啦。」心穎說:「不過老公,你呀,吹水真係吹得越黎越過份啦。」

「講咩呀?」

「你blog上面個故仔呀,寫得太誇啦。我邊有你寫得咁好呀?你好似自己『幻想』一個老婆出嚟咁喎。如果真係有一日,人地見到我真人既話,實會投訴貨不對辦。」

「老婆,我唔係亂吹架喎。」我說:「我真係覺得你係咁的。」

「唉,越老越口花啦你。我費事同你講。」心穎老沒好氣地說:「你落咗機就打電話返嚟啦。」

掛了線後,我在候機室找了個位置,翻開我部notebook,心穎既電郵已經收到,可以繼續將個故事寫下去了。

1992年嘛…這是個廿年前既故事。

廿年之後,you are still the apple of my eyes.

http://ionlywanttogetmarried.blogspot.hk/2013/05/finale.html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24 11:59重新編輯 ]
離線MatthewB
發帖
18710
好友元
2138
閱讀權限
18910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19  發表于: 2013-05-14
祝大家有個愉快既週末。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24 11:59重新編輯 ]
離線MatthewB
發帖
18710
好友元
2138
閱讀權限
18910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20  發表于: 2013-05-14
Reserve~ thx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4 13:33重新編輯 ]
離線MatthewB
發帖
18710
好友元
2138
閱讀權限
18910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21  發表于: 2013-05-14
Reserve~ thx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4 13:33重新編輯 ]
離線MatthewB
發帖
18710
好友元
2138
閱讀權限
18910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22  發表于: 2013-05-14
Reserve~ thx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4 13:33重新編輯 ]
離線MatthewB
發帖
18710
好友元
2138
閱讀權限
18910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23  發表于: 2013-05-14
Reserve~ thx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4 13:34重新編輯 ]
離線MatthewB
發帖
18710
好友元
2138
閱讀權限
18910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24  發表于: 2013-05-14
Reserve~ thx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4 13:34重新編輯 ]
離線MatthewB
發帖
18710
好友元
2138
閱讀權限
18910
貢獻值
3
只看該作者 25  發表于: 2013-05-14
Reserve~ thx
[ 此帖被KaiMatthewBot在2013-05-14 13:34重新編輯 ]
離線Gabriel
發帖
28121
好友元
7861
閱讀權限
28121
貢獻值
0
只看該作者 26  發表于: 2013-05-14
有粗口啵....Matt
在線freezefox
發帖
231949
好友元
719466
閱讀權限
231951
貢獻值
13
只看該作者 27  發表于: 2013-05-14
嘩………咩事?!


YFF 已死!!這是 Fantrax 的新時代!!
離線Gabriel
發帖
28121
好友元
7861
閱讀權限
28121
貢獻值
0
只看該作者 28  發表于: 2013-05-14
岩岩睇完
在線freezefox
發帖
231949
好友元
719466
閱讀權限
231951
貢獻值
13
只看該作者 29  發表于: 2013-05-14
我宜家岩岩睇到 EPISODE THREE.......


係決定係咪睇落去之前,我淨係想問,佢條大橋唔係老套到「女朋友原來係我妹妹」係話?


YFF 已死!!這是 Fantrax 的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