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8閱讀
  • 3回復

[轉貼]我離開了我愛的崗位 -- 柳俊江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離線智者
 
發帖
14653
好友元
46535
閱讀權限
37357
貢獻值
2
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樓主   發表于: 2011-01-0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728e260100nvtu.html

2010年最後一天,我離開拼搏八個寒暑的TVB和新聞業,一個我原以為可以終身留守的崗位。


十年前九月,踏入浸會新聞系的大門。當時對這個行業茫無頭緒,只是有興趣的學系選擇不多,想找一門「活」一些的學科,誤打誤撞而已。零二年有幸被TVB選中實習,當時還是羅燦、張志剛、謝彩雲的年代,新人壓力大、機會多。如此一個大男孩,曾經因為一個NAME CARD,被資深編輯許友明罵哭;曾經因為緊張而失眠、胃痛、偏頭痛;曾經因為頻頻出錯,自信盡失。難關難過關關過,跌跌撞撞一鼻子灰的走過來,每一課都學得很深刻。


零四年駐京,然後跑中國新聞、駐廣州、間中跟領導人外訪,零八年以前總是跑跑跑,但大新聞輪不到自己,試主播老闆認為不合適,多年來二打六一名。別人認為我衝動、大意、包拗頸,不願交托重任。我一直沒有失去自信,在不斷的挑戰中滿足自我,靜待機會。直至四川地震,一貫有前無後的性格,打了自以為漂亮一仗,從此機會不斷,主播、主持,又轉了做專題,感激袁生默默給予機會,只是談話機會不多,未能理解他的想法。


可惜,機會總是來得快,去得快。到離開一刻,每一位同事握手道別時總送上一句:「恭喜,你甩難了。」我真心為這萬人景仰的傳媒機構感到難過,為甚麼這裡總是人來人往,只是中途站一個?當然,「你唔做,大把人做。」是TVB的硬道理,但觀眾看見人員嚴重流失,熟悉面孔逐一消失,他們一邊看新聞的同時,一邊又會說甚麼?電視新聞部的公信力,除了來自機構本身,也來自出現在鏡頭前的記者、主播。透過努力建立了的專業個人形象,構成了公信力的一部分,為甚麼公司不能好好珍惜,給予合理的待遇?


近幾年,新聞節目不斷搞「改革」,企圖收復不斷下跌的收視,晚間新聞成功吸引眼球,一時間帶來了新氣象。不過,這「中興」並不長久,新聞內容和觀眾視角的差異,決定了一去不返的收視率。回想入行之初,堪稱「黄金一代」的記者團隊,譚慧兒、魏綺珊、廖忠平、李𤌴榮、邱文華、吳曉東、趙麗如、莫宜端、鄭麗矜、呂秉權等等,個個獨當一面。在每一次採訪,高級記者當然揮灑自如,低級如我亦能據所見所聞,即場發揮,完成有血有肉的採訪。好景不常,近幾年記者淪為「車衣女工」,新聞部管理層對每日的新聞早已有一套「看法」,記者很多時被要求「照單執藥」,「老細話要呢個BITE」、「老細覺得係呢個ANGLE」…採訪主任、編輯口中的「老細話」不絕於耳,縱記者總有堅持,但經歴一次、兩次、三次的「勸籲」、「修正」,誰能拒絕隨波逐流?我相信新聞部仍算獨立,只不過太一言堂,老闆的意見太強勢,下面沒有人敢反對,在形式上追求自殺式的極端中立主意,禁絕趣味性寫作手法的同時,新聞取向卻太明顯,一點也不中立。「CCTVB」之名不脛而走,是因為主導新聞部的新聞取向和觀眾脫節,未能和期望接軌,一而再的讓觀眾失望,自然惹來不滿,影響公信力和收視。以前老師教落,電視的「台格」是以新聞節目建立出來,現在TVB的「台格」卻建築在「獎門人」、「超𤆣巨聲」。新聞部要避過邊緣化,亡羊補牢,未為晚也。


新聞部士氣低落,事出有因。對於有志之士,待遇是其次,人手緊張更不重要,令人沮喪的是未能發揮所長的巨大限制。TVB文化越來越深入新聞部:要有機會,先要「聽話」;正正和記者的求真、尋挑戰的個性正面來了衝突。如果新聞部位位能挻直腰板,實事求事,相信大家都會願意為使命拼搏,將得失束之高閣。


回顧過去,雖未立下豐功偉績,慶幸對得住良心,一直堅守信念。退一步成為觀眾,希望同事、同業們能保守一顆正義、公平、憐憫的心,努力堅定說真話。更期望在下一個十年,見證我成長的新聞部能重踏正軌,重拾朝氣。
  
離線ODIN
發帖
28792
好友元
999
閱讀權限
28792
貢獻值
5
只看該作者 1  發表于: 2011-01-03
原來係柳俊江...

擲地有聲ar呢篇野~~
不過,「老細話」呢種文化邊度都有...
[ 本文被liuming在2011-01-03 19:08重新編輯 ]
離線國球旗
發帖
204661
好友元
0
閱讀權限
204661
貢獻值
13
只看該作者 2  發表于: 2011-01-03
離線國球旗
發帖
204661
好友元
0
閱讀權限
204661
貢獻值
13
只看該作者 3  發表于: 2011-01-09
林奕華:給柳俊江的一封感謝信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10109&sec_id=4104&subsec_id=14057926&art_id=14850439&coln_id=14369488

柳俊江,

你好。我是在外地工作時聽說你已於一月一日離職 TVB 新聞部,第一個反應是不意外地很意外:「無綫為何能讓這一件事情發生?」雖然在你的博文堬M楚寫着「人來人往,中途站一個,『你唔做大把人做』」是該機構(抑或「工廠」)的一貫宗旨,但再信奉「地球不會因為沒有了誰便停止轉動」這條金科玉律的老闆都該明白,員工的價值縱有輕如鴻毛者,但也有重如半個獅子山吧,阿姐汪明荃將來一定獲頒終身成就獎,不正顯示了 TVB 不是不懂得「金漆招牌」早已不是該機構的三個英文字母縮寫,而是一張張守門口,令觀眾樂意把他們當平安符的熟悉面孔?

而新聞主播的面孔更是普羅大眾扭開電視時最需要的「平安符」──藝人、歌手、演員全都有着遊戲人間的色彩,但半句笑話也說不得,正襟危坐,第一時間給我們帶來世界大事的是新聞主播。「現實」雖然不可能與「真實」被放在同一個天秤上,但當我們想或不想聽見的消息通過新聞主播之口說出來時,不論事件與「現實」的關係是怎樣,「他」或「她」給人的感覺,一定不會因為事件太戲劇性而令他們戲劇化起來。以去年港人在菲律賓被挾持的悲劇為例子,儘管現場發生的一切看上去是多麼脫離「現實」,但每當鏡頭回到攝影棚的主播身上,我們就會在他或她處變不驚的聲音和面孔上,確認所見所聞都是「真實」的。電視新聞記者和主播在驚弓之鳥般的現代人眼中之所以「重要」,是因為他們藉着冷靜、和平、理性,以至勇敢的形象,填補了「現實」中很難遇見的角色:「天使」。是的,你在不少人眼中就是現代加百列,雖然「信差」(messenger)的身份往往大過他的真正角色,因為正如你說,在「一言堂」的氛圍下要釐清「新聞」與「真相」的關係,只會令天使折翼,或變成「車衣女工」──更不要說是追求「真相」背後的「真理」了。

不過,真要比喻你之前所服務的機構,似乎,它更像是「梅菲斯特」多於是「上帝」。所以,它才會更加重視「偶像」的吹捧──到處找尋「浮士德」──而不是把福音傳播世間。又如你在博文所寫,「正義、公平、憐憫的心」只會在已有預設立場的環境中引發衝突,與其常常備受「良知的挑戰」,一家自覺是帶領全香港人「只談生存,不談生活」的大企業,當然不介意像你寫的,把「台格建築在『獎門人』、『超級巨聲』之上」。

須知道,新聞是政治化在看得見的地方,娛樂則政治化在看不見的地方,因為前者與「現實」直接掛鈎,而綜藝與戲劇表面上僅是博君一粲,或「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其實看深一層,它們和新聞一樣,都是提供觀看事物的角度。這些角度包括,「思考」如何能夠幫助我們分辨現實中的真與偽。「新聞」與「娛樂」本來大可殊途同歸,或相輔相成──通過它們(或更正確地說,是具有質素的「新聞」與「娛樂」),大眾就能左手握屠龍刀,右手握倚天劍,無須「號令天下」,但在天下有什麼大事發生之際,也無懼不知道該聽從誰的主張,因為我們已從平衡「真實」與「現實」中學會了獨立地「辨別是非」。

有一句老話是「沒有新聞是好新聞」。放在現代人的生活堙A剛好相反的是,大家都不能一刻鐘沒有「新聞」──手機捽來捽去都沒有「炮轟」、沒有「狂插」,等於沒有「話題」、沒有「是非」,豈不把空虛的我們活生生悶死?你說「TVB 文化越來越深入新聞部」,未嘗不可以被理解為「泛娛樂化」與「新聞消費」被等同為「消費新聞」,是消費時代下新聞從業員必須面對的尷尬局面。你在這時候選擇離開「新聞」這個舞台,改為替大小動物服務,對於我這個多年來一直說不做戲劇,便去照顧流浪貓狗的人來說,不知有多羨慕。以至,忽也萌生坐言起行之念:當這一輪巡迴告一段落,回到香港便去應徵做這方面的義務工作?

謝謝你的啟迪,

林奕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