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2閱讀
  • 1回復

[轉貼]討厭政治?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離線RMadrid
 
發帖
15606
好友元
40
閱讀權限
15606
貢獻值
1
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樓主   發表于: 2012-12-10
香港年輕女藝人說:當公眾追剿特首的僭建醜聞,我想到老人家等着他們的生果金,所以,「我討厭政治」。
該女藝人在網絡遭到罵爆,被指為無知。香港年輕一代的網民成熟了。

「當公眾追剿特首的僭建,我想到老人家等着他們的生果金」,是一種偽道德邏輯。因為特首的僭建,涉及幾個基本的謊言,在西方民主政治堙A一個領袖被指為Liar,是很大的罪過,缺乏了人的品格聲譽,聲討特首說謊的同時,不一定都跟香港的老人過不去。
而且,當一個政府想明修老人金的棧道,暗渡誠信品格的陳倉時,這就是政治。


因此,「我討厭政治」這樣的結論,是幼稚的。但這種論點,在許多香港人之間很流行。在蘭桂坊的酒吧,在IFC的咖啡座,當許多二三十歲的港女,閒談的話題,除了Zara的服裝、淘寶的飾物,或者大阪北海道的日本美食,你跟她們講時局的是非,她們一皺眉頭,以為很有性格,說:我討厭政治。

當劉霞女士:一個無辜的中國女子,毫無法律依據,被家中軟禁經年,如果你跟這種港女說:囚禁劉霞的人,口口聲聲「依法治國」,他們多不講道理,而又多麼虛假?港女也一臉不屑,說:「不要講這個好嗎?我不懂、也討厭政治。」

一個社會走向專制,自己放棄了自由權利,靠的是這樣的愚眾。她討厭政治?她不知道:麪包比上個月貴了一元,她喜歡吃的那家日本小餐廳結了業,或者乘地鐵,票價又貴了,這一切都是政治。
一九四九年,中國即將「解放」,上海許多企業面臨重大的決定:要不要逃去台灣或香港?那時有許多生意人選擇留下來,說:「毛澤東雖然來了,上海幾百萬市民,不也要吃飯?店舖不也要做生意?我們是生意人,不管政治,留下來,有什麼問題?」

結果,少數的人跑了,多數人留下來,後來「公私合營」,要他們交出財產,然後,要他們跳樓自殺。北京市長陳毅天天上班就問:「今天有多少傘兵?」政治是一隻鬼,你討厭牠,沒有用,牠上門找你。
陶傑                                                                                                                        


政治影響經濟,經濟影響民生
不要再說自己與政治無關了...
離線RMadrid
發帖
15606
好友元
40
閱讀權限
15606
貢獻值
1
只看該作者 1  發表于: 2012-12-10
「我討厭政治」,這句話在中環OL和許多藝人之間很流行這樣講,許多人說,承傳了殖民地時代的「政治冷感」,因為「港英」刻意不讓香港人接觸政治,那時人人都怕政治。

六七十年代「港英」不讓你接觸政治,「港英」是為了你好,那時香港的政治跟民主自由沒什麼關係,除非不搞,一沾上了,就是馬克思主義的讀書會、學習班、組織社團,英國人知道香港人都是小孩,對種種病毒沒有免疫力,所以殖民地政府把這一切隔濾掉,讓香港人專心讀書賺錢做生意。

歷史證明,英國人那時要香港人遠離政治,是對的。因為所謂「反殖」,必然鍊接「馬克思主義」,而馬克思必定鍊接列寧史達林,反對美國、反越戰,不要緊,以知識份子非黑即白的判斷力,除非不政治,一「政治」了,必定沾惹上一腦子的馬列毒素。

那時候,香港人討厭政治,是對的,因為香港人心靈純潔,而英國人四海縱橫,見識過各路的騙子老千、歹徒惡棍,他要從頭教你識別什麼是好壞,一來他沒有這個心思,二來借來的時間、租來的地方,來不及了,他跟你非親非故,這個地方,他只是暫管,他沒有這個義務。

這就是「我討厭政治」的港式心理的由來,但一九九七年之後,一切不一樣了,英國製造的安全套已經沒有了,香港人也已經發育成人,父母教不了你一輩子,你要自主做人了。這時候,政治不再是小孩的感冒麻疹,而可能是伊波拉和愛滋了。說「我討厭政治」,如同說「我討厭醫藥」、「我討厭衛生」,甚至是「我討厭做一個成年人」。